走过路过, 不要錯过 - SS情趣網
[內容字號:    | 减小- | 重置 | 加大+]

朱蓮姑

  朱蓮姑

  某人乃嘉靖三十一年生,此人二十八歲矣,名喚朱道明。父親乃當朝極品,母親一品夫人,生在浙江礦州市永嘉縣人氏。

  娶了兵部王尚書之女,自是金合嬌姿,蘭閨艷質,十分標致的了。

  夫妻二人十分恩愛。只是這朱公子自小曾讀嫖經,那嫖經上說,妻不如妾,妻不如婢,婢不如妓,妓不如偷。把這個偷宇看得十分有趣。他把家中妻妾婢,俱己用過。

  這妓不必言之,把這偷之一宇,便心心念念的做著。也被他偷了許多。

  他是一個貴公子,那偷婦人,自然比別人不同,容易上手。他倚仗容易,把這椿事看得不打要緊了,到處著腳,都畏他威勢,不敢不從。

  各處奸淫無度,村戶的婦女,有几分顏色,無不到手。就是鄰近人家租他家屋住,也定然不肯饒他。

  按下朱公子,且說永嘉縣一個良人家,姓伍名星,年紀三十歲了,娶了一妻室,年紀二十餘歲。

  其母夢蓮而娠,取名蓮姑,果然有羞花閉月之容,落雁沉魚之貌。

  夫妻兩口做些小生意度日,伍星還有一個同胞兄弟伍云,己甘五歲了,未有妻室。生得一身氣力,膽大心粗,就在溫州為民兵。他獨自一人在營伍中住下,常常過一月或兩月來見兄嫂一次。

  不期一日,那伍星去營中望伍云,一時未回,日色將午,蓮姑在家無水炊飯,乃自提小桶向井邊汲水。那水井高他家門首四五家門面,正汲了提回,劈面撞見朱公子。

  蓮姑急急提了,往家中閉門進去。公子一見道:“好一個標致婦人,原來往我家房屋的,怎生一向并不知道。”

  朱公子急急還家,叫家人來問:“井邊過去几間,那房子里住的人家,姓甚名誰,作何生理?是那一個家人租?”

  這事向來是朱吉管的,忙喚朱吉到來道:“怎麼一向有這樣一個美婦人,為何不通報我?”

  朱言道:“這人家姓伍,是上年移來的。因他兄弟是個粗人,在營中當兵,動不動殺人放火的,恐公子為者此事招他妻子,所以不敢說知。”

  朱公子道:“我巍巍勢焰,赫好成名,我不尋他罷了,他怎敢來尋我。你不知道,我是前生注定的,若福薄,那里消受得起。”

  又道:“伍家妻子須為我謀之,這樣標致婦人,怎肯放下罷了。”

  朱古道:“伍云雖然粗莽,他的哥哥伍星為人極是本分。想他的些須生意,夫妻二人那里度得?不如先待小人去誘他到衙里來,與他說出情由,如妥當,大相公藉他三五兩本錢,饒他房租﹔若不肯,趕他出屋,再尋他事故,把利害言之,他自妥當也。”

  公子說:“銀子小事,只要事成,應承到手,重重賞你。”

  說了,朱吉欣然竟往伍家。

  恰好伍星己歸,朱吉挽了伍星的手,一頭說一頭走,看看踏到朱衙門首,竟到朱吉房里坐下。

  朱吉方才說出道:“我家公於為人,極是個風流慷慨的漢子。只是成風流了些。見了人家一個標致婦人,就是蒼蠅見血的一般,死也不放,定要到手才佳。一相好了,十兩半斤也肯陰濟,若還逆了他的意,便弄得那個人家人亡家破,還不饒他,直待那婦人到手方休。可笑那班婦人,好好的依頭順腦,趁他些銀子不要,定要討他惡性發。弄得死里逃生,端然定要遂他心事才饒!”

  伍星道:“也是個財勢通天。所以干得這般買賣。若是我們這般人,做夢也還輪不著哩。”

  朱古道:“今日有一椿事,我有些疑心,我故特來問你。今日我公子午前在你門外井邊見一個二十歲上下的婦人汲水,不想被他見了,他又螞蝗見血的一般叮住,查訪眾兄弟們。說是伍家。我想井邊只有你姓伍,你停會歸家問你令正,今日曾出門汲水麼?若不是他還好,若是你的時節,又是一椿疑難事了。”

  伍星呆了一會道:“哥,十分是了。我早晨不曾汲得水,便去望兄弟才來。他午上做飯,見取無水,得自去汲了。如今怎麼求得一個計較,方可免得這事?”

  朱吉道:“若果是怎生免得?”

  伍星道:“哥,做你不著,我連晚移在兄弟處罷。”

  朱吉道:“不好,連我也活不成。連你兄弟也吃不成糧了。”

  伍星說:“不信怎生利害?”

  朱吉道:“我方才說的,倘若不依從他,便生毒害你。若要移去與兄弟住了,他便把我一狀告在府里,說我與你妻子通奸,將他金銀若干盜在你家藏。恐一時知覺事發,暗地移住兄弟某人家窩因。那時我被他分付的,上些小小刑法自然招供,你卻如何?”

  伍星見說,目定口呆道:“這事怎了?”

  朱吉道:“依了他便公安婆樂,得他些銀子做本錢。況妻子還是你的,神不知鬼不聞,只我四人知道,有何難事。”

  伍星說:“恐我蓮姑心下未肯。”

  朱吉笑道:“人家婦女瞞了丈夫,千方百計去勾人,一個丈夫明明要他如此,那里有個不肯的。他日內裝腔不允,心中樂不可言。你今回去,把我這番說話,細細與嫂嫂說知,我黃昏時從你後門來接他。明日早早送他回來。少也有几兩銀子哩!”

  伍星說:“想來實難,這忘八要百人罵了。”

  朱吉道:“他人怎生知道,難道我來罵你。這霧水夫妻,也是前世種的。自古三世修來同一宿,又曰千理姻緣使線牽。我和你是強不得的,若是得他喜歡之時,後來享用不盡。”

  伍星起身作別,回到家中,見了妻子便問:“你今日午上可往井邊汲水麼?”

  蓮姑道:“因做飯汲水,我去汲的,正汲完了,提水歸家,不想正撞著朱公子。他便立定了腳,直看我,閉上門方去。有這般樣一個書呆,你道真可笑麼?”

  伍星嘆了一口氣,不說。

  蓮姑見丈夫不樂,便問為何著惱,伍星把朱吉利害之言,前前後後一一說了。

  蓮姑道:“這般事如何做得。自古欲人不知,除非莫為。一被人知,怎樣做人?”

  伍星說:“人無遠慮,必有近優。此事今曉從他,住命可保。待我悄悄去到杭州海寧,租下二間住房,家夥什物,早先移去,安頓定妥了,與兄弟說知,一溜風去了,方可免禍。若不如此,恐蕭牆禍起矣。”

  蓮姑道:“羞人答答,怎生干者這般事來。”

  伍星道:“不然,自己渾家肯送與別人睡的?只是保守你我性命之計,只索從此罷了。”

  夫妻二人正商議間,天色看看晚將卞來,只見朱吉推門進來,笑吟吟道:“恭再,公子說道你是忠厚人,著我送十兩白銀,紅綠紗二匹,與嫂做衣服穿。”

  伍星道:“真正晦氣,汲出一桶水兒,做出這般大事。”

  一邊說話,把這銀紗收了進去,連忙將錢買些酒看請朱吉吃。說說道道,不覺已到黃昏。

  朱吉催了蓮姑,往後門從私路而去,進了朱佰後門,領他到公子外書房坐下。

  只見書房里面,果見朱公子來,笑嘻嘻上前作揖。

  蓮姑還禮,朱吉檸出酒盒,放在燈前,朱吉出門去了。

  公子拴上房門,便斟了酒一杯,送與蓮姑,自己吃了一杯坐下,叫伍娘子請,蓮姑只是假意不吃,公子再三勸他,略哈一口兒放下。

  公子自吃了几杯,走到身邊勸他,只是不吃。

  公子見蓮姑嬌羞滿面,忒煞迷人,心頭喜不自勝,欺近其身旁,拉住手兒,在蓮姑酥胸肆意輕薄。

  蓮姑面泛彤云,雙頰朱赤,被公子百般揉弄,鈕兒脫扣,酥胸半露,那鮮剝雞頭肉,雪白之玉座,艷紅之肉蒂,若隱若現,呼之欲出。

  被公子抱至床沿,扯下小衣,一雙玉腿,晶瑩粉嫩!

  蓮姑乃無毛白牝玉戶,一抹桃縫光潔可人,公子喜不勝收,推倒床上,拍開粉腿,插入玉杵,恣意云雨起來。

  蓮姑既失身,也不再矜持羞澀,挺著牝戶,扭腰擺臀,曲意奉迎。

  須臾,雨住云停,脫衣就枕。到五更,重整餘情。天明起身,公子自送蓮姑歸家。

  正是:

  玉鶯聲,沉影絕。素手相攜,轉過花陰月。蓮步輕移緩又軟,怕人瞧見欲進羞。
  洞房幽,小徑窄。拂袖出門,踏破花心月。鐘鼓樓中聲未歇,歡娛妙境佳人怯。
  擁香拿,竹兩結。捏雨扔云,暗把春偷設。苦短良宵容易別,試聽好語深深說。
  口脂香,羅帶給。訂海誓山,盡向枕邊設。可恨雞聲催曉別,臨別猶自低低說。

  自此,或時來接,或時間隔几日,兩下做起,算來也有一個月了。

  蓮姑一日與丈夫說:“你如今作速往杭州租下房屋,快快回來,與你商議。”

  伍星取些盤纏銀子,往杭州不提。

  且說朱公子一日自來要接蓮始到家,蓮姑道:“我那丈夫讓我與你做了勾當,朱吉管家原說公子抬舉我們一場富貴,如今弄得衣食反艱難了,我便說公子是個貴人,他怎生肯食言,只是我不曾開口,說他忘懷了。如今你打聽外邊有什麼好做的生意,我與公子藉百十兩銀子,與你做本錢,趁將出來,只要准准還他便了。他今日歡歡喜喜,往寧波間做謄魚的生意去了。若是回來,要公子扶持他一番,也是抬舉我一場。”

  公子笑道:“這百把銀了,極是小事。今晚你到我家下去睡。”

  蓮姑道:“今晚家下無人,你尋別人去罷。”

  公子道:“我想著你,要與你睡哩。”

  蓮姑道:“我這邊房屋雖小,且是精潔,只沒有好舖陳。你著朱吉另取一被褥來到我家睡了罷。”

  公子進房一看,說道:“果然精潔。”

  隨到家中,忙著朱吉取了被褥枕頭,放在伍家。

  蓮姑故意放出許多妖燒體態,媚語甜言,奉承他這一百兩銀子。

  公子最喜蓮姑無毛白牝,故意僅著肚兜,半露玉戶,房中走動,諸多引誘!

  朱公子十分著迷,蓮姑又去取了他頭上一枝金挖耳,到後來二人做事比每常大不相同。

  公子問道:“與你相好月餘,并不曾見你如此有趣。緣何今晚這般有興!”

  蓮姑道:“在你家書房做事,恐隔牆有耳,故不放膽。今在我家,兩邊又無近鄰,止得你我兩個,還怕誰人,拘束怎的?”

  公子道:“原來為此。”

  從此再不到家中去也,自此,把這朱公子弄待火熱,無日不來。

  且說伍星一到杭州,他道此處乃省會之地,若居於此,恐鄉試秀才或衙門人役往來看見反為不妙,不如往海寧縣中住下,那個尋得我著!

  竟搭了船,往海寧縣北寺前,租下一間住房,交了房銀,遂往溫州歸來。

  蓮姑正出後門,見朱公子半醉不醒的。撞將過來。蓮姑接著笑道:“我特來接你,我丈夫拿了銀子方才往寧波去來。”

  公子堆下笑來道:“姐姐,如今同你往家去也。”

  一步步同到伍家,蓮姑把酒大碗送去與他吃,一塊兒坐下,摟摟親親,兩個調得火滾。

  公子帶酒,又行了些房事,蓮姑重新又灌他十來碗,酒至黃昏時候,果然人事也不知了。

  伍云兄弟已進了門,伍星忙送妻子下了船,連忙進城趕到家中。兄弟二人把朱公子抬在地下,將上下大小衣服脫得精赤,巾結金簪,盡情取了。

  把舖陳卷起,衣服之類打做一困放下,伍云預備下五色筆墨,把公子畫上一個天藍鬼臉,紅眼晴,紅嘴唇,渾身五彩,畫了一個活鬼,就似那迎神會的千里眼、順風耳一般模樣。

  又把瀝青火上熬熔,用了禾梳把他頭發梳通,蘸了瀝青於木梳之上,又梳他頭發,那發見了瀝青,都直矗起來,就是那呂純陽收的柳樹精一般,十分怕人。

  裝點得完,已是五鼓,城門已是開了。著伍星拿了石塊,到朱衙大門上擂鼓一般亂打,那門公報人里邊,一眾管家想道,這門打得古怪,喚起了二十餘人,各執了槍棍在手,方才開門。

  伍星聽見開門,上樓駝了舖蓋出城。

  這伍云手執青柴,一把提起朱公子,直到街上,著實打來,朱公子還是半醒的,叫聲呵喲,便往家中走來。

  恰撞著朱家正開大門,火光之中見一活鬼往內搶人,眾家人都吃一嚇。吶一聲喊,亂打亂溯。

  公子口中叫說:“是我。”人多亂雜,那里聽得出,直趕到公子書房中。

  朱道明急了,竟往自己床下扒進去躲。

  一眾家人道:“好了,大家一齊亂溯。”

  弄得血腥氣臭得甚緊,想到一定死了,天已大明。眾人把釣釘槍鉤將出來,仔細一看,見身上畫的一般,把水去撥在身上,見肉是白的,許多槍孔。

  又將水把臉上一潑,雪白一副好臉。眾人上前仔細一認,叫聲:“不好了,不知被何人用此惡計,如何是好?”

  他父母在朝,妻妾俱在家的,聽見丈夫被人謀害,看了屍首,便呼天搶地一般哭將起來。

  家中男婦大小一齊大哭。

  止有朱吉說:“昨夜相公在伍家去歇,一定是他家謀害。”

  一齊去看,止留得一張桌子,兩張竹椅,一張涼床,其餘寸草也無。

  大家齊說是他謀害,不必言矣。往軍營來尋伍云,眾行伍道:“他告退錢糧,己五日矣。”

  眾人只得赴府告理。

  那太守見是當朝公子,自然准理,差捕究竟起來,說道:“人是你家家人戳死的,與他何干,況又無証據,乃捕風捉影之事,那里究得。”

  這案子慢拖緩放了。

  這伍家船只,竟往海寧住下。蓮姑取出前銀,兄弟二人販些雜柴生意,己發千金。

  不想蓮姑向與朱公子愛極之時,身已受孕,後來十月滿足,生下一個兒子,眉清目秀,宛如朱道明一般。

  伍云道:“嫂嫂在上,此子不是親骨肉,仍是朱家孽種。我兄弟二人辛勤苦力掙了家私,終不然又還仇人之子。拿來溺死了罷。”

  伍星見說:“賢弟見教極是。”

  蓮姑急止曰:

  “不可,雖非丈夫所生,實是妾身所育。怎忍一旦棄之。如今叔叔年已長大,尚無嬸嬸,妾身年幼,必然還有生育。存下此於,待斷哺乳,待後生了子侄,將此子付還朱家,使他不絕宗後,亦算一點陰德。朱家雖是謀奸,原系明求,亦非強占。百有餘金,亦不為霸。理合將此子斷乳送還,使朱家不幸中之幸也。”

  伍氏兄弟連聲道好。

  其年,伍云娶下一房妻室,就是海寧東門外人,次年就生一個兒子,蓮姑生的已是三歲,那瘡痘己出完了,遂斷了乳。

  蓮姑次年又生一子,與伍星道:“如今子侄都有,可將朱子送還。”

  伍星道:“怎好送去?”

  蓮姑道:“誰著你上門送去,但須我寫數字,付與朱吉,直道其事。待至夜間,把字縛在朱兒身上,天明開門,他家便知分曉了。”

  伍云道:“嫂嫂,你寫下書來,待我與你做個囊,送他去罷。”蓮姑次日寫了一封字兒,又把向時取公子頭上的金挖耳,一總封了,縛在朱兒身上。

  炒了乾糧炊餅之類,伍云取了盤纏,別了兄嫂妻子,往永嘉而來。

  到了永嘉,進得城來,已是上更時分。

  投了酒肆,吃了酒飯,睡到天色飯明,抱了小兒竟至朱家門首,輕輕放下,他即時去。

  只見朱家開門,正是朱吉往街上來,聽得小兒哭響,連忙回頭,一個三四歲的娃子哭響。

  朱吉一見,吃了一驚,往下一看,那娃子面貌竟與亡過的公子容貌一般。又見衣帶上縛著一封書,上寫溫州府水嘉縣朱府管家開拆。

  朱吉想道:“不知什麼原故。”

  正在那里思量,不想朱尚書終日為著無有子孫,十分煩惱,其夜三更時分,他與夫人皆得一夢,夢見兒子說與爹娘:“不須煩惱,你的孫於今日到了。”

  醒來,夫妻二人正在說夢,兩下一般言語。只見朱吉把了娃兒進內,傳與王尚書小姐得知。

  那公子妻房聽見,忙忙傳與公婆。

  老兩口兒都在堂上,先把娃兒一看,兩老人家見他面貌仁如兒子一般,暗暗稱奇,就把字兒拆開。見七枝金挖耳,媳婦上前認道:“此挖乃媳婦之物,上面有字,四年前丈夫取去挖耳,遂戴於頭上。後來媳婦取討,云己被伍家蓮姑要了。緣何在此,書中必有緣故。快將書看。”

  上寫著:

  君家公於逞豪強,奸淫人妻人洞房。
  幸爾朱門生餓浮,陰功培植可綿長。

  後又寫:此子生於嘉靖三十二年,癸丑歲,正月十七日卯時,其間事故,問朱吉悉知。

  朱吉便道:“是了。小公子是伍家妻子所生,實大公子親骨肉也。”

  眾人齊問,把那年汲水情由,後來謀害之事,一一說知。

  媳婦道:“向來無處尋獲,想他必有人在此,快著人四下跟尋,送官究罪。”

  朱尚書道:“不可,當日這事,乃是不肖子自取其禍。況人之生死,亦是未生之前注定,豈能改易。如今蒙他送還此子,極大恩德。遇著不明之人,恨已入骨,早早送命死矣。況寄來詩上,還勸積陰功培植,豈可思特優報乎。今日我們正是不幸中之幸,無孫竟有孫。”

  即時分付管家,把娃兒沫浴更衣,接取諸親,各自齊來吃酒,悉道其祥,就席上取名未再輝。

  尚書自此放生戒殺,齋僧布施,修橋砌路,愛老施貧,裝修佛像,饒租免利,持齋念佛,藉字敬書,一應家人,不許生事害人,足跡不思公門。

  極惡一個人家,竟變為清涼世界。

  王小姐一心看管再輝,直至二十一歲進學,某年中了進士。

  後來知覺伍家蓮姑是他母親,差人通處尋訪,竟無蹤跡。

  伍氏兄弟己極富矣,子侄進了學,俱昌隆於後。

  - 終 -

-a10528-
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6/17/2009.
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.0 feed or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.

1 comments:

  1. 喵撒野 提到...

    ◎可愛妹 白白嫩嫩堅挺的雙峰 帶給你欲仙欲死的高潮
    ◎性感妹 性感的小野貓 性欲滿滿的她會 讓你欲火焚身
    ◎風騷妹 風韻人妻 性慾旺盛 風騷會玩 挑逗你的心
    ◎巨乳妹 晃動身材爆好 服務有口碑
    ◎氣質妹 百貨專櫃姐 外貌談吐優雅 充滿氣質風味
    ◎清純妹 白皙光滑皮膚 青春的肉體讓你屢試不爽

    喵撒野LINE: ppp88168
    台北外送茶專線: 0961-532-972☆
    台北喝茶經驗: http://meow520.com
    ✿喵撒野台北外送茶莊✿ LINE: ppp88168
    台北旅館酒店外送小姐,台北外送茶,台北叫茶,台北找茶
    台北外送茶,台北飯店叫小姐,台北全套半套服務,台北外送學生妹
    台北旅館找小姐,台北外送買三送一,台北外送約住家,台北出差找小姐,
    台北外送服務,台北出差飯店叫小姐,台北外送通訊,台北好茶推薦,
    台北外約學生愛愛,台北魚訊網,台北指壓正妹外送服務,台北外送住家
    台北浪漫性福旅館叫小姐,台北全套半套按摩,台北正妹介紹
    台北外送茶到府,台北外送住家叫小姐台北找茶網,台北酒店叫小姐,
    台北旅館叫小姐,台北一夜情侶絕色正妹,台北慾望援交妹,
    台北正妹介紹,台北外送茶到府,台北找女人開房,
    台北外送服務,台北喝茶,台北服務按摩好茶,台北外約鐘點情人,
    台北外送人妻辣媽,台北摩鐵外送,台北大家來找茶,台北全套外送
    台北3P,台北雙打,台北特殊服務,台北出差叫小姐,台北找援,大安外賣,南港外約
    北投茶莊,內湖全套,台北外送茶,板橋外送茶,新莊外送茶,信義區外送茶
    中山區外送茶,大同區外送茶,萬華區外送茶,北投區外送茶,中正區外送茶
    西門町外送茶,松山區外送茶,文山區外送茶,士林區外送茶,三重外送茶
    中和外送茶,永和外送茶,台北一夜情,台北無套妹,台北走後門
    ✿喵撒野台北外送茶坊✿ LINE: ppp88168

    喵撒野-台北全套外送 LINE: ppp88168
    台北飲茶預約專線: 0961-532-972
    台北約茶☞ http://meow520.com
    台北找無套妹,台北外送麻豆,台北約茶經驗
    台北叫小姐/台北全套服務/台北出差叫妹
    台北鐘點情人,台北魚翅樓,台北影陪妹

張貼留言

SS情趣網
站長加入了一个情趣玩具的聯盟, 想要買大人的玩具的可以去買. 就當做請我喝杯咖啡吧 ^_^

台灣的網友這里進 (貨到付款, 不怕給了錢收不到貨)

中国的网友....我还没找到合适的去加盟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