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过路过, 不要錯过 - SS情趣網
[內容字號:    | 减小- | 重置 | 加大+]

相錯認

  相錯認


  且說浙江杭州府錢塘縣,有兩個土財主,一個姓朱,名子貴,號芳卿,年長二十八歲,正妻早故,只有一妾,乃揚州人,喚名喻巧兒,年方二十二歲,生得天姿國色,絕世無雙。

  一個姓龍,名天定,號天生,年長二十六歲,妻亦亡過,因往南京嫖著一個婉姥,名喚玉香,年方二十二歲,乃蘇州人,那姿色不須說起,十二分的了。

  他兩家住在浙江驛前沖繁之所,貼鄰而居。

  他二人俱是半文半俗土財主,或巾或帽假斯文。

  朱子貴又愛小朋友,相與了一個標致小官,喚名張揚,年方一十七歲,生得似婦人一般,令人可愛。

  日間接了龍天生,三人做一塊兒吃酒玩耍,抽空兒便做些風月事兒。

  龍天生也愛他貌美,几番要與他如此,因朱芳卿管緊了,不得到手。

  就要如此,也不難事,只因兩家內不放松,故此倒也算做一椿難事。

  閑話不提。且說西湖內新造一所放生池,周圍數里有兩層破岸,中間起建一所放生池,甚是齊整,可與湖心寺并美。

  故此艷女八方叢集,游人四顧增輝,年年四月初八,乃佛浴之日,滿城土民皆買一切水族,放於池中,比往日不同。

  張揚得知,與芳卿道:“明日四月初八,那西湖放生有趣,何不明早晚船,湖上一游。”

  芳卿道:“使得。”

  忙喚小使往涌金門叫船,撐到長橋佐候。

  龍天生得知這個消息道:“我也出些分資,同去耍耍。”

  玉香知道,說與丈夫:“我有五兩銀子,買些螺螄之類同去一游。”

  天生道:“須接朱二娘同去方好。”

  玉香走到後園里,即著角門,只見一個女使開門。

  巧兒聞知龍二娘到,連忙走來迎接。

  玉香說其原故。

  巧兒笑道:“承二娘攜帶,同去走走。奴家也買些水族,同做些好事。不枉一番勝事。”

  便留玉香吃了午飯。

  須臾別去,巧兒與丈夫說龍二娘約他之意,大家同去一游。

  芳卿道:“使得。”

  未免隔夜整辦酒菜。

  次日,喚下轎夫,一竟抬到長安,下了湖船。各人相見,巧兒與玉香坐下一桌,他三個男人坐在下邊一桌,把船撐到放生池邊,都往寺里一看,果是勝會。

  那來來往往,男男女女,絡繹不絕,如行山陰道中,使人座接不暇。

  五人遂爾登舟,竟至湖心亭佐著,上岸登樓,果是暢心悅目。

  朱芳卿看了玉香,頻頻偷眼﹔龍天生見了巧兒,步步留情。

  兩個婦人暗暗領意。適見紅日將西,急忙反掉。

  早到原所,轎夫早候,依先取路而歸,自此兩家內人相好,你去我來,各不避忌。

  只因龍天生每每要與張揚結好,朱芳卿亦如其意。

  一夜,張揚宿於芳卿書館,與玉卿勾當。

  芳卿說起玉香標致,愛慕之極,不能勾如此。

  張揚說:“這事不難,自古道,舍得自己,贏得他人。包你上手便了。”

  芳卿道:“終不然把己之妻換他不成。”

  張揚笑道:“龍天生每每要我和他如此,我因為了你,不好又和他上手。

  這事只須在我身上,便好圖之。”

  芳卿道:“你不可視為兒戲,他婦人家不比你,倘若不肯,喊叫起來,便體面不像了。”

  張揚道:“自古色膽大如天。這般芥菜子兒天的膽,緣何干得大事。”

  芳卿說:“怎生在你身上便圖謀。”

  張揚笑道:“他家管門的老李,是聾而且盲的。此事你可預先閃在龍家門首,待我叩門,叫出天生,只說你往某處吃酒,夜間不回了。我倒和他到你房中歇下。你見我進來了,假做天生,直進內房。房中沒有燈火更好,有燈火只須將口吹滅,鑽進被中。那玉香難道說你別人不成。你切莫做聲,既到手上,慢慢再說也未遲。”

  芳卿笑道:“好計,好計,恐有差池,認出怎好?”

  張揚道:“認出怕他怎的,他無非是個妓女,倒也不放你在心上,又本是貞節的婦女,就是認出,換了個男人,她一發快活了。”

  芳卿道:“這樣我今晚倒要在巧兒面前說謊,只說和你在書房歇了。”

  張揚說:“這是你的事,做我不著了。”

  計議端正,芳卿除巾脫服,等到黃昏時候,同張揚到龍家大門上即了几下。

  老李問是何人,張揚大聲道:“是我,要見你主人。”

  老李道:“太爺睡了。”

  張揚道:“有要緊的事兒見他,你進去說便了。”

  老李開了大門,進去一會說道:“來了。”

  芳卿閃在邊,天生出來,見了張揚。

  張揚扯到前邊,附耳說了,天生歡喜之極。

  張揚道:“你可悄悄的走進朱家書房等我,老李栓門便了。”

  天生進了朱家大門,張揚推了芳卿進龍家,叫老李關上大門。

  老李應了一聲,把門閉上。

  芳卿一直走到後軒,見一個女使持燈出來照著。

  芳卿把袖口掩住下邊口臉,往內再走。

  見房中也有一燈,把眼一看,床帳分明,連忙把燈滅了,閉上房門去睡。玉香道:

  “我只說那小東西叫你出去干那付勾當,緣何倒肯進來了。”

  芳卿冷笑一聲,便一把摟住去做那買賣。

  玉香那里知道是朱子貴,連忙分開金蓮,輕挺玉體,芳卿喜出望外,盡除兩人身上衣物,肉貼肉攬緊一團,那抽插交合之處,更加了几倍工夫。

  玉香見他不與張揚如此,卻來和他留連,分外添許多嬌意,果是兩情歡暢。

  須臾,雨散云收,沉沉而睡直至五鼓,重上陽台。

  將及天微光,芳卿抽身而起。

  玉香道:“天早,還好睡哩。”

  芳卿低道:“有事便來。”

  竟出了門,一路開門出去。

  到了街上,見自己大門還是閉的,倒走了開去。

  須臾開門,那天生也恐芳卿回來撞見,趕早的出了朱家,竟往家中回去了。

  芳卿走進書房,見了張揚,各道夜來之事,二人暗暗歡喜。

  且說龍天生恐玉香問及,也不好回話,竟到書房梳洗。

  玉香見了天生,并無一言,天生大喜,此後常常暗渡陳倉,竟不知情。

  後來天生倒與張揚情厚,三番五次在張楊面前說巧兒標致,怎生得個法兒,睡得一夜,便死甘心。

  張揚笑了一笑,暗地想了一會道:“不難,如今芳卿常往外邊去歇,竟不歸家。只須待他出門,你假做芳卿,進內房去睡。二娘問你怎生進來了,你只說和我言語起來,決無疑事。”

  天生大喜。

  次日,待等得芳卿出門,天生進入書房。

  張揚道:“事不宜遲,好進去了。倘然停燈,必須吹滅,方可上床。”

  天生道:“倘巧娘認出,叫將起來,如何?”

  張揚笑道:“也是個不即溜的東西,你一時進去,他怎生如你是龍天生,就是做出來,不過是朋友的妾,也無甚大事。只管放心進去。”

  天生依了張揚之言,大了膽,直至里邊。

  見了佛前燈火,依路悄悄而入。

  到內房時燈尚未滅,忙閉房門吹滅脫衣,巧兒說:“今夜恭喜了,為何撒了心愛的人,倒肯房里來睡?”

  天生假笑一聲,一把摟佳,便去親嘴。

  巧兒啤住舌尖卷攪,天生摸捏其雙奶,敞胸褪褲,將那一對妙處媾合,兩個寶貝云雨起來。

  但見:

  深抽淺送,輕叫低聲,說不盡萬般親熱,描不出一段恩愛。
  寫意兒,伸伸縮縮,真愛藉,款款輕輕。
  一個柳腰亂擺,一個簡掘齊根。
  一個水流不住,一個火發難停。
  只有人間如此景,才求仙筆畫難成。

  兩個人完了事,雙雙摟住睡了。

  直至雞鳴,重赴巫山之約,須臾天亮,天生抽身穿衣而出,會了張揚,悉言其事,竟回家去了。

  張揚心下想道:“這兩個婦人,都錯認了丈夫,就是做出來,不過是兌換姻緣,只是瞞他兩個便了。”

  那芳卿卻也怕天生,賊頭狗腦的回來﹔這天生又怕撞見芳卿,遮遮掩掩藏躲,兩下該是緣法,再也不做出來,又這兩個婦人,一些也不知道。

  不期過了兩月,只因朱子貴完愿,家中演戲,請著親友,玉香也來吃酒。

  上得戲,將完半本,這時玉香到巧娘樓上小解。

  芳卿無心上樓,走到床前,恰好玉香未及系褲。

  芳卿上前抱住玉香,玉香抵死不肯。

  芳卿笑道:“好了兩個月,今朝倒不肯起來。”

  玉香道:“還不要亂話,我養住你廉恥,不叫起來,好好放我下去。”

  芳卿想道:“且放他下去,慢慢再問他便了。”

  放他穿好衣服,玉香飛也似跑下樓去了。

  不期過了几日,家中忙完了,天生想著巧兒,芳卿思著玉香,末免又是張揚線索。

  芳卿見玉香睡在床上,他竟脫衣就寢,有心把玉香便干。

  弄得酣美之際,芳卿叫道:“可好麼?”

  玉香道:“好!”

  芳卿道:“今夜這般親熱,為何前番在我家樓上,死也不肯?”

  玉香心下吃了一驚:“此事并不吐露一些,緣何丈夫知道?又說有我家樓上,莫非朱芳卿了?”

  燈尚未滅,把眼仔細一看,驚道:“你這般大膽,倘遇見我良人,怎樣開交!”

  芳卿道:“你尚在夢里。也因你夫主要想勾引張揚,我從前月那日,如此如此,直到如今,只我再不提起,所以你不猜疑。”

  玉香笑道:“這樣奇事,如此和你扯個直了。”

  芳卿道:“為何?”

  玉香笑道:“你的令正也差認了尊兄,亦被良人冒名宿歇了。”

  芳卿聽見大怒道:“有這般奇事!了不得,我決不干休。”

  玉香笑道:“好沒道理。我把你睡了兩月。你妻子又難道我丈夫睡不得的。這是你不仁,不是他不義,還是誰先做此事?”

  芳卿默默無言。又道:“我妻子怎樣與他?”

  玉香笑道:“此時天生也在你家,恨著你哩,這是天理昭彰,一報還你一報,還要氣甚的。下次肯換,兩下交易几次,如不肯,各自守了地方,竟自歇了。”

  倒說得芳卿笑將起來道:“不要便宜了他。”

  說著便又弄將起來。

  這玉香初時,只說弄干她的是丈夫,不在意上,後來這番曉得芳卿奸淫自己身軀,自然又發出一段媚人的光景。

  芳卿十分愛極,便道:“玉娘,我與你十分恩愛,不若兩下換轉了,可使得麼?”

  玉香道:“活該死的,只好暗里做此丑事,聞知於人,豈不羞死。你是男子漢大丈夫,把人罵了烏龜忘八,看你如何做人!想你二娘還不知是天生,你明晚歸家,與二娘說明,看他心事如何。”

  言之末已,天色微明,穿衣別去。竟到書房,見了張揚,便牛牛的說著前事。

  張揚穿衣起來,笑道:“這是顛倒姻緣的小說一樣了,你不淫人婦,人不淫你妻,你家嫂嫂,還不知此事。倘然知道,亂將起來,外人知道,便不好了。只好隱然滅丑,方是高人。若是播揚起來,外邊路上行人口似碑,一個傳兩,兩人傳三,登時傳將起來了。那賣新文的巴不得有此新事,刊了本兒。待坊一賣,天下都知道了。那時就將一萬銀子去買他不做聲也難了。不若靜忍,方是上策。”

  芳卿道:“我想起來,都是你做成此事。”

  張揚道:“干我甚事。你自想玉娘標致,做起的勾當,與我何干?”

  芳卿無言,進內房去,見了巧兒,巧兒道:“好梳洗了,只管松頭散發的。”

  芳卿扯了巧兒,低低道:“我昨夜失陪了,你不要怪我。”

  巧兒笑道:“這樣說來,昨夜睡在床上的是一只狗!”

  芳卿道:“我晚上與你說知。”

  巧兒滿肚皮疑心起來,欲待再問,見芳卿又走了出去,暗暗千思萬想,摸摸情由,想昨夜人要比丈夫身子輕巧,莫非被人盜了?”

  磋磋呀呀,嘆息到晚。

  芳卿與張揚吃了晚飯,竟至房中,與巧兒睡了,巧兒忙問早上情由。

  芳卿將偷玉香緣故,從頭一說。巧兒嘆息道:“人必自侮,然後人侮之。原是你不是先起的。如今切不可再蹈前轍了。”

  芳卿道:“那玉香是個妓女出身,極會勾人,昨夜說出原由,知是我了,反發出許多情愛之情,一時難舍,必須再與他睡睡,方肯住手。”

  巧兒笑道:“如此說來,倘龍天生到來,我也變不得臉了。”

  芳卿道:“且看下回分解。”

  兩夫妻未免有一番兒事情,真像剖白後再弄干起來,竟別有一番情趣。

  次日,恰好龍天生往親戚家拜壽,芳卿知道,竟至後園,開了後門,到玉香房內。

  玉香看見,吃了一驚,忙走到後邊冷房內,停了腳步。

  芳卿隨他同到房中,玉香道:“此事只好暗地里還好做做,怎麼青天白日,走將過來。倘被他人看見,還是教我叫喊起來,還是隱藏得過。以後切不可如此。”

  芳卿笑道:“只因愛卿,一時見天生出去,起了念頭,望你怨我之罪。”

  芳卿細把玉香一看,果是十分愛人,摟抱求歡。

  玉香難推,就在椅上云雨起來。

  白晝宣淫,意興更濃。玉香跪在椅面,扶在椅背,酥胸半露,奶子跌出,小褲兒褪下一截,把夾著小桃源的兩大瓣粉臀翹首以待。

  芳卿喜玫玫進前,摸乳插穴,你迎我湊,兩人愈加恩愛。

  直至事完,玉香要出外淨手,回首道:“你且坐著,我出去了,再來與你講話。”

  竟至房中淨手,并著女使俱在外堂間耍,將軒門反閉,又到房中,笑道:“我昨晚把你情由,說與天生,他也沒奈何道:‘這是天使其然。只索罷了,只是難舍巧兒,如之奈何。’我便取笑他道:‘兩下換轉了如何?’他說:‘卻使木得。縱然你是閱人多矣,他是個小妻,兩下些混帳兒罷了。我想他肯如此,我怎生作難,不如與張小官說明白,著他中間幫襯,擺席通家酒兒,大家各無禁忌如何?’”

  芳卿笑道:“總是槐花淨手,白不來了。依你這般說便了。”

  芳卿同玉香到園中角門首,芳卿推門,那門鎖緊了。忙即兩下,巧兒開門,見他兩個便笑道:“你兩個倒好得緊,明公正氣的來往了。”

  玉香臉兒紅將起來。

  巧兒忙道:“大家取笑,如此認真?你我一般般的,有甚羞澀!”

  一把扯了她到自己房中,喚女使便整些便物,留玉香吃酒。

  芳卿到書房說與張揚道:“玉香說天生原故。”

  張揚道:“等我與你兩下打一個和局罷。”

  次日,張揚走到天生家,就是撮合一般,花言巧語,說了一番。

  龍天生已依允了,叉與芳卿說了一遍,兩下都座承了,每邊出銀二兩,做了一本戲文,不請一個外客,就擺在花廳後面,就做一本南北兩京奇遇的顛倒姻緣戲文,兩下自此明明白白交易了。

  不期那些左右鄰舍聞知此事,傳將起來,笑個不住。

  有那好事的,登時做下一首(西江月)詞兒道:

  相交酒肉兄弟,兌換柴米夫妻。暗中巧換世應稀,喜是小星娼妓。倘是生兒生女,不知誰父誰爺。其中關系豈輕微,為甚逢場做戲。

  滿杭城傳得熱鬧,朱龍二家也覺得不雅,想要挪移開了,又不便;欲要嫁了婦人,又難割舍。遂自拈了四句詩,回著諾人道:

  這段奇緣難自由,暗中誰識巧機謀。
  皆因天遣償花債,沒甚高低有甚羞。

  後眾人見了他四句,又題他四句:

  張郎之婦李郎騎,李婦重為張民委。
  你不羞時我耍笑,從來沒有這般奇。

  朱龍三家兄了,又復四句道:

  商家交好又何妨,何苦勞君筆硯忙。
  自己兒孫如似我,那時回覆怎生當。

  自此各人猛省道:“果是,倘若兒孫不爭氣,妻子白白養漢的也有。還不如他小阿媽兌換的好哩。”

  內中又有人道:“小阿媽換了,也元此事。”內中又有人一說:“此乃世間常事,豈不聞愛妻換馬,篷前贈妾的故事。”

  內中有個王小二,是個單身光棍,無賴小人,某日吃醉了,便道:“這朱龍兩個都是無恥烏龜,所以做這樣事。”

  朱子貴恰好出門,聽見他罵得毒,打個溜風巴掌。龍天生聽見,也走出來幫打。

  一眾鄰舍都采勸息,把王小二怨暢一番道:“小小年紀,一也不該如此輕薄。”

  王小二自知不是,到夜深跳人江中死了。大家都不知道。

  過了几日,那屍首飄將起來,浮於江面。

  漁父撈上岸來,大家-認,方知是王小二投江死了。

  那地方里長,見有對頭的,不肯買材盛貯。

  恰好這一錢塘縣太爺到浙江罪迎接上司,地方將此事從頭至尾一票,太爺一根簽把三個人一齊拿到,跪在地下。

  太爺道:“你二人為何縱妄渾淫,又打死王小二?”

  朱子貴道:“老爺在上,縱妄渾淫罪當首受。王小二辱罵,只打得几個巴掌,自知無理,投江身死。於小人何干。”

  太爺道:“果是投江,豈著你償命不成。速退燒埋銀兩。”

  將張揚、龍天生、朱於貴各責三十板以正縱淫之法,二婦不知不坐,免供逐出。

  登時下審道:

  審得朱、龍二犯世上雙奸,縱妻渾淫偷生禽獸,自取罪名人敢罵,甘心忍辱其身。王小二酗酒凶徒,只作江流之鬼。

  朱於貴不思有法,妄加風流之拳。

  龍天生一力幫扶,同擬不應之罪。

  限張揚兩家撮合,豈堪警杖之偏。

  速取燒埋,己完罪案,二人同罪一體,二婦另擇良人,各取正妻,可免宗支之琺。

  待生親子,方無訝父之疑。諒責三十,前件速行。

  如違申報上台,理合從重究遣。

  那朱、龍、張三人,一路一步,出了郵亭。

  到了家門,完其所事。

  沒奈何,斷除恩愛,將二婦各嫁良人,各娶妻房,重俏惋傾。

  一個移在吳山,一個遷於越地。

  自此無人再生話了。正是:

  一時巧計成僥幸,千古傳揚作話頭。

  總評:

  揚州艷女,南阮名姬。

  兩皆國色天姿,四下自成心許。

  張揚詭計,調虎離山,兩婦乘機,養魚換水。

  朱、龍各有移風換月之奸,天意徵於覆雨翻云之報。

  王小二捏造(西江月),命殞東流水,天理絲毫不錯,人心枉自安排。

  鑒此以為後戒。

  - 終 -

  本集選自《歡喜冤家》

-a10534-
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6/18/2009.
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.0 feed or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.

1 comments:

  1. 喵撒野 提到...

    ◎可愛妹 白白嫩嫩堅挺的雙峰 帶給你欲仙欲死的高潮
    ◎性感妹 性感的小野貓 性欲滿滿的她會 讓你欲火焚身
    ◎風騷妹 風韻人妻 性慾旺盛 風騷會玩 挑逗你的心
    ◎巨乳妹 晃動身材爆好 服務有口碑
    ◎氣質妹 百貨專櫃姐 外貌談吐優雅 充滿氣質風味
    ◎清純妹 白皙光滑皮膚 青春的肉體讓你屢試不爽

    喵撒野LINE: ppp88168
    台北外送茶專線: 0961-532-972☆
    台北喝茶經驗: http://meow520.com
    ✿喵撒野台北外送茶莊✿ LINE: ppp88168
    台北旅館酒店外送小姐,台北外送茶,台北叫茶,台北找茶
    台北外送茶,台北飯店叫小姐,台北全套半套服務,台北外送學生妹
    台北旅館找小姐,台北外送買三送一,台北外送約住家,台北出差找小姐,
    台北外送服務,台北出差飯店叫小姐,台北外送通訊,台北好茶推薦,
    台北外約學生愛愛,台北魚訊網,台北指壓正妹外送服務,台北外送住家
    台北浪漫性福旅館叫小姐,台北全套半套按摩,台北正妹介紹
    台北外送茶到府,台北外送住家叫小姐台北找茶網,台北酒店叫小姐,
    台北旅館叫小姐,台北一夜情侶絕色正妹,台北慾望援交妹,
    台北正妹介紹,台北外送茶到府,台北找女人開房,
    台北外送服務,台北喝茶,台北服務按摩好茶,台北外約鐘點情人,
    台北外送人妻辣媽,台北摩鐵外送,台北大家來找茶,台北全套外送
    台北3P,台北雙打,台北特殊服務,台北出差叫小姐,台北找援,大安外賣,南港外約
    北投茶莊,內湖全套,台北外送茶,板橋外送茶,新莊外送茶,信義區外送茶
    中山區外送茶,大同區外送茶,萬華區外送茶,北投區外送茶,中正區外送茶
    西門町外送茶,松山區外送茶,文山區外送茶,士林區外送茶,三重外送茶
    中和外送茶,永和外送茶,台北一夜情,台北無套妹,台北走後門
    ✿喵撒野台北外送茶坊✿ LINE: ppp88168

    喵撒野-台北全套外送 LINE: ppp88168
    台北飲茶預約專線: 0961-532-972
    台北約茶☞ http://meow520.com
    台北找無套妹,台北外送麻豆,台北約茶經驗
    台北叫小姐/台北全套服務/台北出差叫妹
    台北鐘點情人,台北魚翅樓,台北影陪妹

張貼留言

SS情趣網
站長加入了一个情趣玩具的聯盟, 想要買大人的玩具的可以去買. 就當做請我喝杯咖啡吧 ^_^

台灣的網友這里進 (貨到付款, 不怕給了錢收不到貨)

中国的网友....我还没找到合适的去加盟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