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过路过, 不要錯过 - SS情趣網
[內容字號:    | 减小- | 重置 | 加大+]

貴婦人的遊戲

  貴婦人的遊戲

  我是三十歲那年結婚的,如今已整整七年了。太太沒有為我生下一男半女,所以家中始終是那麼寧靜、那麼地一成不變。

  婚前,我和我太太交往了三年多。這樣算起來,我們夫妻已認識十年整整了。目前我已在服務的銀行昇任經理。

  對於太太和寧靜不變的家,我己起了一種不如該如何形容的厭惡感。

  「罪惡!不該有的罪惡!」

  我時常如此警愓自己。但是每天下班後,我又徬徨了。「家?」一點兒朝氣也沒有。對了,去喝兩杯酒,在微醉之中同去,才不至於感到太無聊。

  這天晚上,因為招待台北來的朋友,我喝得有些過了量,而每次喝過量時,我都會再溜到夜市旁的「蘭花酒館」,又喝。

  蘭花酒館的主持人是我太太的同學,長得很美,氣質又好,叫做李玉蘭

  「當初要是討到像玉蘭這樣的女人該多好!」

  我時常望著她的臉沈思著,事實上我已在內心暗戀玉蘭好久了。

  當我醉酒陶然地坐上吧檯時,李玉蘭已綻開那迷人的笑容,招呼著:

  「陳先生,你已喝得差不多了,今晚就泡杯濃茶紿你好了。」

  「誰說我喝得差不多了?呃。」我摸摸發燙的臉頰說:「如果不來看看妳的話,我會睡不著覺的。」

  「又說笑了,看我這種老太婆有什麼用。讓你那如花似玉的太太在家裡空等,你心安嗎?」

  她的眼睛很迷人,像是埋怨,又似撒嬌……我如何能抗拒她的美麗呢!

  想起暮氣沈沈的家,還有相處了十年的太太。「太平淡了!沒有味道!」我敲著桌面說:

  「倒酒來啊,玉蘭,呵呵,漂亮的老板娘,倒酒啊。」

  「真拿你沒辦法。」玉蘭用她柔細雪白的手,倒了一杯威士忌,斜拋著

  媚眼對我說:「只能喝一杯哦!」

  我慢慢地品嚐著。這幾個月來,我每天和太太談不到三句話,太太總是那副鬱鬱寡歡和幽怨的臉孔,她並沒有做錯什麼事,而我只是毫無情由地對她冷淡著。

  「怎麼可以對太太這樣呢?」

  我暗地裡罵著自己。可是沒有效用的,我對太太居然一點兒興趣也沒有,大概一個多月沒有敦倫了吧!

  正沈思間。玉蘭又走過來,這次她端看一大杯熱騰騰的茶,放在我面前,同時將我喝完的酒杯收回。

  「剛泡的熱茶,喝了可以醒酒的。」她說。

  我藉著玻璃杯冒起的水氣,又偷偷瞄著玉蘭那高突的胸脯。心中起了一陣興奮,默默地唸著:,

  「真動人!」

  片刻之後我推開座椅,搖搖晃晃地站起身,那杯熱茶已喝光了。我走向門口。

  「小心呀!」玉蘭在背後叮嚀。

  深夜的街道,有點兒矇矓凄涼。我將衣領翻起來雙手插在褲袋中,慢慢地走看。不知何時。我身旁突然出現了一個女人。

  「你好!」

  那女人向我招呼著,同時輕輕挽住我的手臂。微微的香水味撲鼻而來。我直覺這是流鶯在街上拉客,所以就輕鬆地同答:

  「嗯,小姐。」

  「走快點吧!」女人催促著說:「人家在等你呢!」

  「人家?妳說的是誰?」

  「一位貴婦人。」

  我停住腳,轉過身來仔細打量她。這個女人其實才十八、九歲,眉目清秀,巧笑倩兮,並不像私娼呀!

  「哦!」我終於明白過來:「這麼說,妳是貴婦人的使者,哈,哈……我明白了。妳說貴婦人?是那一位大官的太太出來偷野食呢?哈,哈……要多少錢呢?」

  少女退了一步。用嚴肅的表情瞪看我說:

  「你別妄下猜測。貴婦人給你機會,是你的幸運,她指定要你去安慰他,並不是要伽的錢。」

  「咦,會有這種好事?哈哈……我可是在作夢?」

  「不是作夢,陳茂田先生。」

  「什麼」我吃了一驚:「妳怎麼知道我的名字?妳……妳到底是誰?」

  「嘻嘻。你是銀行經理陳茂田,沒錯吧!你不必問我或貴婦人是誰。我只是奉命來邀請你而已,如果你不領情的話,再見,早點回家去陪你太太吧!」她說完就走。

  不,我不回去。想到太太那庸俗的模樣,我急急地追上那少女的身邊,叫著:

  「小姐,我去,我要去。不管是什麼樣的女人,對於妳這種新的帶路方式,我很喜歡。」

  「別以為是不三不四的女人。」她又說:「我告訴你,貴婦人就是貴婦人。」

  我一句話也不說地跟她走看。夜風吹襲著,使我清醒了不少。

  在這麼更深人靜的時刻,又正當我從「蘭花酒館」走出門來,就碰到了這件事情,我很容易地就聯想到,這是李玉蘭的手段。

  不會錯的!玉蘭未婚。而正當三十歲的女人,原來她利用這種方法來解決生理需要。真是聰明。

  我非常慶幸,玉蘭曾挑選了我。只有她才知道我的姓名,也只有他才知道我這麼晚了,還在街上流連。

  「上車吧!」少女攔了一部計程車。

  我和她一起坐在後座。少女附嘴到我的耳畔,悄悄地說:

  「現在起,請你將臉部伏在椅背上,不要偷看,這是貴婦人的命令。」

  我聽話地照她的意思做了。計程車左轉右彎地開了近半個鐘頭,終於停下了。

  「好了,現在你可以睜開眼睛了。」少女拍著我的肩膀說。

  我跨出汽車,抬頭一看,這是一座陌生而豪華的私人別墅,十分寧靜,而且一點兒燈光也沒有。、

  「跟我走,附近很暗,小心點。」

  她牽住我的手,沿著別墅的圍牆來到了一座小門,她將小門推開,吩附著說:

  「請在這兒稍候,不要亂走動。」

  少女說完後,轉身就走,消失在黑暗中。我摸了摸囗袋;找出火柴,先點燃了香煙,然後藉著微亮的火光,觀察著周遭。只見遍地碎石,草地齊整。少女又出現在我身旁,她有點埋怨的囗氣說:

  「陳先生,我們這襄嚴禁亮光。如果你想要知道這房子的狀況,那妳就不是貴賓,不受歡迎了。」

  「對不起,對不起,我只想抽煙,其實妳也不用這樣神祕,我不會講出去的。」

  「可是,遊戲是秘密色彩越濃,刺激性越大。而且這樣彼此都比較安全。」

  少女又開始牽看我的手走著。說也奇怪,偌大的宅內,一點燈光也沒有。我像夢遊病者一樣,耳朵聽著腳邊的碎石聲,一面前進。

  「到了。」

  少女站住。此時我的雙眼已經習慣了黑暗,我看到兩根門柱。這褢是這房屋的玄關。門柱是使用西式門廊常用的石材。

  「請進。」

  這時,我感到一陣不安。究竟是誰在這黑暗的屋裏等待?在驚險影片中有過的兇殺場面.迅速穿過我的腦海;鮮血?手槍?透明帶路人的哄笑?我呆立了了。

  「呵呵呵……怎麼啦?想家了?要回去?那我帶你到出囗去。」

  這小女孩實在令人討厭,她完全看透我的心。我明知對方是激將法,還偏要上對方的圈套。

  「當然要進去。事到如今;即使地獄也要下去。」

  「咦!這裏是天堂的入囗呢!」

  我聽著她的話,心裡怦怦地跳。

  「陳先生,我的任務到此為止,請你從玄關上去,一直往前走,去敲盡頭的房門。貴婦人在那裏等你。啊!還有,進去以後,絕對不要開口,這裏是嚴禁談話的。萭一有必要,那就請筆談吧!筆紙都準備好了。」

  「還有,絕對不讓你看見她的面孔,她的臉上帶看美麗的面具。請你不要去碰她的面具,只要你不去碰她的面具,你就完全安全了。如果你硬要看她的真面目,那你的生命就會有危險,現在,請你慢慢享樂。為了逭求七彩的美夢,這些條件請你記住。陳先生,我先告辭了。」

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少女輕輕推我一下,走出了玄關。

  「喂!小姐!」

  卡嚓一響,好像從外面上了鎖。少女的聲音從外面傳進來:

  「請不必耽心,時間一到,我就會來接你。」

  我站在黑暗中。我要進去前面十幾公尺處的房間,是踏入天堂,或是打開地獄之門!

  戴上面具的女人?禁止談話的規定?我突然想像到妖里妖氣、百病纏身的醜惡女性追求美少年。唉!希望這是老板娘玉蘭開的玩笑……

  我一敲門,門就開了,隨著衣裳磨擦的聲音,香味輕飄飄地圍繞著我。柔軟的指尖踫到我的手,把我帶入房內。沒說一句話。前進幾步,便聽到隔扇打開的聲音,我們進入第二個房間。

  卡噠一聲,電燈亮了,我這才在微亮的燈光中看見一切的情景。

  房間大約十個榻榻米大小,四面的隔扇上,畫著海底圖。

  華麗的色彩和絢爛的構圖,繪出海中的神秘,搖曳的海藻、奇形怪狀的珊瑚、游泳的海魚,實在美極了。在房間的淺藍色照明之下,這些東西好像有生命似的活動著。

  女人靜靜坐在那邊。女人,對!她確實是女人。正如海邊的居民,她穿著淺藍色的衣服,貼身襯衣所包住的豐滿肩膀,隨著呼吸而微微抖動。我禁不住跪在女人背後,捉住豐滿的雙肩,把他的上身扭轉過來,把他的面頰貼在我的面頰上。我感到一陣冰冷,我吸了一大口氣。

  關於面具,我懂得不多。可是這面具太精巧了。

  「妳到底是誰?」

  女人只是搖頭。

  「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?要我在這玩什麼遊戲?」

  女人再度默默搖著頭,然後從房間角落的小桌子上拿了幾張紙和鉛筆。她在一張紙上流利地寫了字之後,交給我看。上面寫著:

  「不要講話。如果不遵守約定,只好請你回去。」

  我苦笑了,然後拿起鉛筆來,再另外一張紙上寫著:

  「為什麼要請我來?」

  「為了陪我。」

  「妳是誰?」

  「海女。」

  「別開玩笑。我喜歡這齣戲,可是有點不安。現在我身上只有兩千元現金。」

  「你是被邀請到龍宮來的貴賓,不必付錢。」

  「今晚我可以跟妳這位龍宮仙女親熱嗎?」

  「請便。妳要怎樣就怎樣,不過我要先款待你。」

  「我什麼都不要,只要來一點酒就好。」

  女人站的起來。小玻璃杯擺在我的面前,杯裡倒了綠色液體。

  唉!我從未喝過那麼甜美芳香的酒。

  女人熟練地勸我喝了幾杯。不,女人自己也喝了好幾杯。滲透體內的香醇使我覺得飄飄然。

  女人伸出柔軟的胳膊,把玻璃杯拿到我的嘴前來,我閉著眼睛喝下去。那少女說的一點也不錯,這根本不必講話,一切盡在不言中。

  女人站了起來。我搖搖晃晃跟在她的背後,她拉開隔壁房間的隔扇,熄了燈,同時,兩個身體踉踉蹌蹌地倒下來抱在一起。

  我的手伸進她的衣服底下,女人有點怕癢地縮著身子,我發現她那衣服裡面是完全真空的。

  我的手停在她的陰戶之上,女人的陰毛濃密而柔細,發出輕微的「沙、沙」聲音。

  「哦,好細嫩的肌膚。」我輕聲讚美著。

  我用力抱緊著女人。她只搖動了幾下,身上的衣服就全脫光了。我急忙將挺硬的陽具從褲襠掏出來。

  她軟綿綿地躺著,我用舌頭去舔她的乳房,雙手從底下分開她的腿,我感覺到她的陰戶已經潮濕了。

  我的陽具在她的陰戶口頂了幾下,藉著她那潮濕的春水,很快地就塞了進去。

  「哇!」我在心裡叫著:「又緊又溫暖!」

  女人的雙手柔若無骨地圈住我的頸項,我開始上上下下地抽插起來。

  她的反應十分強烈,那擺動的腰枝,使我的陽具能夠刺到她的整個陰戶內壁。

  這樣抽送了二十多分鐘,女人的淫水越流越多了,當她全身抖顫地抱緊我時,我也忍不住地射出精水。

  「嗯,喔……。」我萬分滿意地發出聲音。

  女人還是緊抱著我。她的陰戶內壁有力地一收一緊,恰似一張小嘴巴吸允著我的龜頭。這時何等爽快的感覺啊!我驚喜地叫著說:

  「你是誰?告訴我吧……我會保密。啊!我愛妳……我要妳……。」

  女人沒有讓我說完,突然推開我的身體。我驚慌而抱歉地要求她:

  「對不起,對不起。我不該問,對不起……」

  屋外傳來了「叮噹噹」的鈴聲。女人輕輕嘆了口氣,立刻離開房間。

  「喂,等一等。」我一面整理衣服,一面叫著:「等一等……。」

  我正摸索著要站起來時,電燈卻亮了。帶面具的女人已不見蹤影。那原先帶我來的少女在門口笑著說:

  「陳先生,怎麼樣?」

  「小姐,請妳幫忙,我要那位……我絕不在多問……。」

  「好了,陳先生,該回去了。貴婦人是有一定的時間的。」

  我傻傻地怔在一旁,真想不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。

  十分鐘後,少女又帶著我走過黑暗的院子,牆外已停著一部轎車。她坐上駕駛座,向我招手說:

  「進來吧,我送妳回去。」

  我坐在她的身旁,接著她又要求我將臉部伏下來。她說:

  「把眼睛閉上,這是為了雙方的安全及好處,請你原諒。」

  車子開了將近二十分鐘,當她叫我抬頭時,我發現正停在公園的側門前。

  「陳先生,我只能送你到這兒。」少女說:「你另外搭車回家吧!」

  我踏出車外,看見公園的鐘塔已經兩點半了。少女急速地將車開走,我開始一面行走,一面張望,希望能攔部計程車回家。

  從此以後,我的時間完全花在尋找那個謎樣的女人。

  每夜我都光顧酒館,一定要到十一點才離開。然後,在車站附近徘徊著。我期待那個帶路的少女向一陣風似的走過來。有時候我在深夜的街上徘徊到一點或快到兩點。

  另一方面,我懷疑那女人是玉蘭。我經常光顧「蘭花」的目的。是想澄清我的疑問。

  然而,我終於確定那女人不可能是李玉蘭。因為再一次偶然的機會,我發現玉蘭的右手腕上有相當明顯的痣。平常她利用洋裝的袖子來遮掩,所以我沒注意到。

  那天晚上遇到的女人,好幾次為我倒酒,又拿起筆跟我筆談。我注意到她那美麗的手腕,不但沒有一點瑕疵,還發出雪白的光輝。

  還有一點,就是骨骼的不同。玉蘭比較肥胖,身高和我差不多,在女性中可算是大個子。但是,那女人被我擁抱時,我覺得她是身材比較嬌小的人。

  玉蘭有的時候坐在我面前,我就端詳她的體態,並起回想那天晚上女人的妖艷姿態,想比較看看有沒有相同的地方。

  「咦!陳先生,你真奇怪,為什麼猛盯著我的臉孔?你是不是想起了女朋友?」

  「對,龍宮仙女,天堂的美女……」

  李玉蘭聽了我的話卻無動於衷,一點兒反應也沒有。他始終是那樣迷人,但是我自從那天晚上和那神秘貴婦人發生關係後,只一心戀幕著那女人,局然對玉蘭不再感覺動心了。

  「只有那神秘貴婦人才是我這一生最需要的。」

  我朝朝暮暮都在想念著。對於家中的太太更覺得索然無味了。所有的親友都稱讚我太太漂亮,偏偏我對他一點兒興趣也沒有。

  這些日子來,我太太曾厚著臉皮向我求歡了好幾次,可是我的陽具卻始終硬不起來。

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自從和那神秘貴婦人玩了一次,匆匆又過了十天。

  這晚,我仍然在十一點過後才離開「蘭花酒館」,像以往的樣子在街頭蹓躂。

  我聽到背後傳來輕快的腳步聲。令人懷念的香味引出我的回憶。

  「陳先生,今晚也在散步?」

  是那少女了。我激動的有點呼吸困難。

  「喂!小姐,我在等你,這十天來,我一直在等你,帶路吧!對於上次的事,我想酬謝妳。」

  「咦!說什麼酬謝?貴婦人也在焦急地等著呢!」

  那位女人焦急地等著我?我一聽到這句話就欣喜若狂地說:

  「快走吧。我們去叫車子。我已經等的不耐煩了。」

  「車子我已經準備好了,在那邊。」

  「妳到底為什麼對我這麼了解?不,那個女人是……小姐,至少妳把她的名字……」

  「陳先生,我們不是有約在先?如果你希望永遠見她,那就不要問東問西呀!」

  「可是,小姐,這樣好像在作夢……」

  「這樣才有樂趣呢!如夢的樂趣,不要隨便放棄呀!」

  我不再說話了,然後像那天晚上一樣,被帶到大宅院的一個房間。

  這天晚上的她,嗯!起初我以為是另外一個人哩!

  那是什麼衣裳,我不會形容,大概是仙女的羽衣吧!白色透明薄紗輕輕裹住她的身體。她的舉手投足間,使我聯想到仙女駕白雲飛翔的情景,她蹲下來依偎在我的膝上,我覺得我抱住了一隻白鳥。

  像上次一樣,端來甜美的酒,兩人開始筆談。

  「我很喜歡妳,我忘不了妳,這就是愛。是我從來沒有體驗過的瘋狂的愛。」

  「愛?那是靠不住的東西。」

  「為什麼?愛是絕對的,我深信這份愛情。」

  「不!那只是一時的激情。燃燒的火熄滅後,後悔就來臨了。」

  「不是,妳相信我,我不惜為妳犧牲一切。」

  「男人的這種話,永遠為女人帶來悲哀。」

  我已經沒有理性了。要讓她明白這瘋狂戀情與真實的愛情,我只能訴諸具體的行動。

  這天晚上她還是表現的很熱情,使我歡喜的幾乎發狂了。她緊抱著我。不過,當我的手快碰到面具的時候,她就拼命地拒絕。

  我並沒有堅持要揭下女人的面具。即使這張冷淡美麗的面具後是痲瘋病般的可怕面孔,我也豪不猶豫地要親她的嘴。

  房外傳來了鈴聲。像上次一樣,女人迅速離開我的身體,像消失在雲中似地從我的手中消失了。

  再歸途的轎車上,我企圖要說服那少女。

  「小姐,拜託妳,我發誓我會保密;拜託妳,讓我見那個女人。那種毫無指望地等待,我受不了,妳告訴我,下次機會是什麼時候?」

  「陳先生,夫人好像也很喜歡妳,那就一星期之後……」

  轎車載著少女離開了。想到再過一星期,我的新就不自覺的怦然跳起來。

  這一星期中,我每天在想,要怎樣才能得到那女人,使她專屬於我一人。

  雖然她表現的很熱情,但我想大概是一時的激動吧!因為,她在筆談中說過,愛是靠不住的東西。

  可是,我要讓她明白愛的純潔和高貴,我要用事實來證明給她看。那就是和他結婚。

  最近我打扮的比較年輕,而且妻子要求尋歡的次數也越來越多,最後我終於忍不住把她的身體推開,然後發覺我們夫婦婚姻的末路逼近了。

  一個星期後的晚上,我第三次進入那宅院中。

  這天晚上,她穿著旗袍。三次我都被帶到不同的房間,房間的內部改變,人的服裝也隨著改變,燈光也配合其氣氛,有時是藍色,有時是紅色。

  本來我想,能夠住在這偌大的宅院,這女人的知名度一定很高。然而,我來了三次,連一個傭人也沒看到,電燈也全部關掉,整個宅院在黑暗中是靜悄悄的。

  女人站在裡面對我輕輕行了一鞠躬,碧玉的首飾在粉紅色照明之下閃閃發光,我作夢似的注視著從女人衣裳下擺露出一點點的繡花鞋。

  女人輕輕依偎在我的身旁。我熱情地抱住她那柔軟的身軀。

  這天晚上,女人勸我喝酒,但我沒有喝。擁抱一陣子之後,我立刻開始筆談。

  「即使妳一輩子都帶著面具也沒關係,我不能沒有妳。一星期的空白,對我來說非常的痛苦,我希望永遠能在妳的身邊。」

  然而,女人只是搖頭。我又拿起筆來。

  「妳是不是懷疑我?為了妳,我願意付出一切,絕對不後悔。」

  女人拿起筆來,寫著:

  「妳有太太。」

  「我要離婚。」

  「你辦的到嗎?曾經山盟海誓的太太,你能拋棄她嗎?」

  「對我來說,太太現在不過是一個同居人而已。而妳是我生命的火花。我要和我太太分手,然後和妳結婚。」

  「這是真心話?」

  「當然是真心話。我要離婚,今晚我就和她談判。」

  這時,女人突然趴在我的膝上。她緊握我的雙腿,抖動著全身,嗚咽著。

  從面具眼孔流出來的眼淚,弄濕了我的膝部,女人終於明白我的真情了。

  我感動的差點流淚。

  現在,我誰也不怕,我大叫:

  「我發誓,我們會結婚的,我再也不離開妳。」

  女人抬起頭來。我又大叫一次:

  「哦!我一直夢想我的一生中有這麼一天。妳是永遠屬於我的。」

  突然,我聽到窗外傳來了女人的尖銳哄笑聲。

  女人離開了我的身體。房門被推開,另一個女人進來了,赫然是李玉蘭。

  我嚇了一跳,大叫:

  「玉蘭,妳……妳怎麼來這兒?」

  「嘻,嘻,太好了,太好了。」玉蘭先對我說著。

  「這是怎麼回事呢?」我又問。

  李玉蘭並不回答我,她轉向那位帶面具的貴婦人說:

  「現在可以把面具拿掉了。」

  當那張面具取下時,我整個人差點暈倒過去,原來是我太太那害羞而嬌紅的面龐。

  「陳先生,恭喜你。」玉蘭笑著說:「你真幸福,居然能夠和自己的太太再結一次婚。」

  我萬分惶恐而不安地抱住我太太,她不停地啜泣著。我附在她耳邊,輕聲安慰道:

  「原諒我,夫人,我愛妳,真的,我愛妳。」

  我和太太重新拾回了真摯的情愛。

  事後才知道這一切全是李玉蘭策導的戲。因為我太太發現我對她日漸冷淡,所以跑去向李玉蘭投訴。

  「婚姻生活需要新鮮性。」李玉蘭向我太太解釋說:「我看陳先生並不是會變心的男人,他不是討厭妳,而是厭煩一成不變的平淡生活而已。」

  於是,玉蘭想出了貴婦人邀請的這種遊戲來。

  那座大別墅是玉蘭的表姐的,衣服和房間設計都是由那為表姐協助的。負責引導的少女是女佣。

  最主要的一項是,我太太的演技委實太好了。

  -----------------

-a10574-
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6/18/2009.
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.0 feed or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.

1 comments:

  1. 喵撒野 提到...

    想挑戰性感冷豔美女迷人惹火身材.全裸香豔美胸誘惑抵擋不住
    火辣女郎空虛寂寞的下體等你來插入.混血美女慾望雙眼嫵媚動人
    ★=高雄兼職媚妹外約*挑逗你最深慾望*等你來約喔!!!
    ★=帶給你欲仙欲死ㄉ錯覺!!!有個愉快銷魂的夜晚☆

    喵撒野-高雄外約旅館LINE: ppp88168
    高雄外送茶專線: 0979-259-304☆
    高雄喝茶經驗: http://meow520.com

    ✿喵撒野高雄外送茶莊✿LINE: ppp88168
    高雄外送到家,高雄到府,高雄外出按摩,金典酒店叫小姐,君鴻酒店叫小姐,
    85大樓叫小姐,高雄找妹,高雄約茶,高雄外送,高雄宅配,鳳山區外送
    漢來飯店叫小姐,新興區外送,苓雅區外送,三民區外送,左營區外送
    鼓山區外送,高雄喝茶, 高雄找茶高雄按摩,高雄兼職茶外賣,
    五甲區外送,小港區外送,林園區外送,前鎮區外送,鹽埕區外送,楠梓區外送
    前金區外送,康橋外送,御宿外送,花鄉外送,岡山區外送,鳥松區外送,仁武區外送
    大寮區外送,高雄一夜情,高雄全套外約,高雄茶莊,高雄叫小姐,高雄外送茶莊
    高雄魚訊,高雄茶訊,高雄援交妹,高雄全套店,高雄學生兼差,高雄傳播全套
    高雄飯店叫小姐,高雄鐘點情人,高雄汽車旅館叫小姐,高雄攝護腺排毒
    高雄淋巴排毒,高雄外叫,高雄援交,高雄外約,高雄小吃,高雄傳播,高雄伴遊
    高雄茶莊,高雄約妹,高雄找女人,高雄喝茶,高雄茶訊,高雄魚訊,高雄按摩外約
    高雄護膚,高雄美容,高雄桑拿,高雄三溫暖,高雄酒店妹,高雄外送服務
    高雄小吃部,高雄舒壓,高雄指油壓,高雄一夜情外約,高雄摩鐵外送
    高雄外送茶,高雄外約按摩,高雄上門按摩,高雄外出到府,
    高雄外出到府按摩,高雄按摩,高雄舒壓按摩,高雄精油舒壓,高雄精油按摩
    ✿喵撒野高雄外送茶坊✿LINE: ppp88168

張貼留言

SS情趣網
站長加入了一个情趣玩具的聯盟, 想要買大人的玩具的可以去買. 就當做請我喝杯咖啡吧 ^_^

台灣的網友這里進 (貨到付款, 不怕給了錢收不到貨)

中国的网友....我还没找到合适的去加盟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