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过路过, 不要錯过 - SS情趣網
[內容字號:    | 减小- | 重置 | 加大+]

媽媽真偉大

  媽媽真偉大

  原作者:不具名,就稱NT吧
  排版、插圖、改寫:Sqlsrver
  提供者:Daisy at T2

  (上)

  大家好,我的名字叫王小明,其實我應該叫王X明才是,可是中間那個字好難寫,每次我都寫不對,被老師罰寫過好多次,我還是記不住,所以我就乾脆以後叫「王小明」就好了,反正我媽媽跟大家都這樣叫我。

  不過,很多人都叫我「小白痴」,還嘻嘻哈哈作弄我,我很生氣他們這樣叫我。我不知道這樣叫有什麼不好,可是當我第一次哭著跟我媽媽講的時候,我媽媽沒有講話,只是把我抱著摸我的頭,然後小聲跟我說:

  「小明啊,你不要難過,以後你要多跟他們……」

  我抬頭看我媽媽,發現她眼睛紅紅的。

  從此以後別人這樣叫我,有時候還拿東西丟我的時候,我都很勇敢,不去跟媽媽講,因為我最愛我的媽媽了,我不喜歡看到她流眼淚。

  我記得以前有一個爸爸,後來不知道為什麼不見了。我問過媽媽,她說他去外國工作,要很久才回來。不過沒關係,我也不喜歡他。

  從我小時候開始,他都不理我。他回家以後,我都會很高興的跑過去,想跟他講說今天有吃過什麼點心ㄚ、或者把美勞課畫的圖畫給他看。可是他都很不耐煩,還會用力瞪我,我一害怕,就去找媽媽,然後媽媽跟爸爸就會講話講的好大聲,我聽不懂他們講什麼。媽媽還會哭,我想爸爸一定是壞人才會讓媽媽哭,所以他不見了以後,我反而覺得很高興。

  這樣媽媽就每天晚上抱著我睡,不去跟爸爸睡覺,我都睡得好舒服,因為媽媽身體好香又好軟。

  有一次我去外婆家的時候,聽到我的叔叔和阿姨在講我的事,我躲在旁邊偷聽。他們講的好多,很多我都聽不懂,我只聽懂一些,什麼「智能不足」、「智障」還有「白吃」等等。

  好奇怪喔,他們為什麼說我「白吃」?我看他們吃外婆煮的飯都沒有給錢,那為什麼只說我白吃呢?

  反正我爸爸不見了跟這個好像有關係。我聽他們講話,講到我時搖搖頭說:

  「佳儀是國立大學畢業的,她老公也是個博士,兩個都是高級知識份子,品種這麼優良,怎麼會生出……」

  結果他們看到我,就不再講話。

  不久以後,我再去外婆家,一大堆人在那裡走來走去,還有人跪在前面拿麥克風哭,可是又沒流眼淚。

  (她們在幹嘛,我到現在都搞不清楚???)

  我擠到前面,看到外婆躺在一個盒子裡頭,媽媽哭得好傷心,我也跟著哭,哭得最大聲。結果本來前面有拿麥克風的人都不哭了,大家都在看我。

  後來我跟媽媽就不再回外婆家了,其實我蠻想外婆的,她很疼我,會摸我的頭、很和藹地跟我講話,不像其他親戚般怪裡怪氣的。

  我媽媽長得很漂亮,真的,沒有騙你。她眼睛大大的,瓜子臉蛋,皮膚也很白,還有我最喜歡撒嬌時抱住她的腰,在她的前面把頭轉來轉去,她前面軟軟的奶奶弄得我好舒服喔!

  我以前都是媽媽幫我洗澡啊、餵我吃飯啊,後來她就教我自己做這些事,本來我太不願意,可是每次我做好以後,媽媽都會香我一個。嘻!嘻!好吧,自己做就自己做吧。

  我媽媽也很能幹,除了煮飯洗衣服以外,還會自己換電燈泡。很棒吧?

  上次颱風過去以後,水龍頭沒有水跑出來,媽媽很厲害,自己爬到頂樓的水塔上面去檢查。不過爬樓梯的時候,她的裙子被鉤住了,整個大屁股都跑出來給人看到了。哈哈哈,好好笑喔!

  我那時候跟媽媽兩個人住在一間公寓的樓上,從前爸爸還在的時候,她都每天可以陪我在一起,不過後來她說她要去上班賺錢,這樣才能幫我買衣服,還有蠟筆小新的漫畫書,還有其他好多好多的東西。

  所以每天早上媽媽都會穿的好漂亮,身上噴的好香,然後送我去學校再去上班;到了晚上,我放學回家後就一個人先看電視看漫畫等她回來。

  但是媽媽回來的時間,越來越晚,都要等到七、八點才回家,她都跟我說對不起,解釋她要應酬,又說因為媽媽比較窮不能請人家陪我,等賺到了錢以後就可以請人家陪我了。

  真是的,我肚子好餓喔,所以媽媽就給錢叫我先買麵包吃,然後回家等她。這樣也好,原本我有去安親班,可是裡面的老師和小朋友都會打我、排擠我,媽媽很生氣,因此我下課後就直接回家,不用去那裡給人家欺負了。

  記得有一天,媽媽打電話回來說她要談生意,會晚一點回家。可是到了十一點,都看不到媽媽,我就自己下樓去前面一個有很大的「7」字的店買飯糰吃,結果那裡的大姊姊說我只有十塊錢,不能買。

  她一定騙我,我看人家也是拿跟我一樣的銅板出來買,就可以買,沒辦法,回家等媽媽吧。

  走著走著,我突然看到一輛車子停在我家旁邊小巷的裡面,而且很奇怪,還會搖動,我很好奇,跑過去貼在玻璃窗上看。裡面暗暗的,有一個人躺在放平的座位上,另一個人則壓在上面。

  那個躺著的人應該是女生,因為她穿的裙子被拉的好高,兩腳張的開開,裡面穿跟我媽媽一樣的三角褲。

  我看不到她的臉,她的上衣鈕釦已經被解開好幾顆,那個戴眼鏡的叔叔一面親她的臉,一面用手使力地在抓她的奶奶,還摸進去下面三角褲裡面。

  (奇怪?!那裡是尿尿的地方,有什麼好摸的啊?不過她的奶奶軟綿綿的圓圓的,跟媽媽一樣。)我當時這樣想。

  那個叔叔起來準備脫褲子,這時候我終於看到那個女生的臉了。

  啊!她是我媽媽!!

  「媽媽!媽媽!」我很興奮地拍玻璃窗。

  那個叔叔嚇了一大跳,臉上好兇的表情瞪我。

  「媽媽,我肚子餓了。」

  「啊……她是你媽媽?」那個叔叔吃驚地問我。

  「對,是我媽媽。媽,我肚子餓死了。」

  我想開門進去叫醒她,可是打不開,她看起來臉好紅,睡得好熟。

  後來那個男生就趕快幫我媽媽穿好衣服,扶她上樓去。

  隔天早上我媽媽睡醒了,問我說昨天的事情,我說有一個人送妳回來之後就走了。她「喔」的一聲,就躺下去繼續睡覺,跟我說她頭很痛要休息,要我自己上學去。

  其實我沒有講全部的事,那個叔叔後來買了好多好吃的東西,有飯糰、有汽水、有熱狗,然後教我如果我媽媽問起來,就回答說他送媽媽回來後就離開,這樣就行了。

  我有遵守約定,因為我有跟他打過小勾勾。

  ……

  聽住樓下的張伯伯跟隔壁的趙媽媽他們聊天,說我媽媽很年輕,廿歲時還在念大學時就生下我,現在工作是在做保險業務的;還有說現在單親媽媽帶小孩真辛苦,每天早出晚歸,放小孩一個人在家;還說爭小孩的養育權,還鬧到法庭等等……一大堆我聽不懂的話。

  我很討厭那個張伯伯,個子只比我高一點,還有一個黑黑的點在嘴巴旁邊,上面還有毛ㄟ,好醜喔,大家在背後說他是老芋仔、老不修。

  他只喜歡小妹妹,看到她們都會摸摸她們的頭,跟她們講話。但每次看到我跟我的男同學們經過,就眼睛上吊,嘴巴翹的高高的,理都不理我們。

  所以他們家就常常被人搗蛋,我也會偷按他家的電鈴,然後趕快跑上樓,哈哈!

  我早上上學時候,都會看到他在掃地。其實我知道他沒有認真掃地,因為我發現他都是在偷瞄我媽媽,看她的奶奶,還有她的腿。

  我很生氣,媽媽的衣服大部分都是白色的,有時候天氣熱,沒有穿外套,就會看到那個叫「奶罩」的東西貼在我媽媽的奶奶上面,而且裙子很短又很緊,有時候還看得到屁股的內褲。

  我有跟媽媽講過不要穿這種裙子,我媽媽只是笑一笑說沒關係,跟我說這叫「套裝」,是上班時要穿的制服,就跟我上學時穿的衣服一樣。

  其實說真的我很喜歡看我媽媽穿這種衣服,每天早上我都會假裝還沒睡醒起床,然後偷看我媽媽在鏡子前面擦口紅、穿套裝。對了,還有穿一種叫「絲襪」的襪子。

  那種襪子好長喔,顏色有好多種,有白的、有黑的、有透明的,有的還有花紋耶,穿在我媽媽的腿上實在是好好看,而且摸起來好滑好好摸喔。

  我都會趁媽媽洗澡時,脫掉褲子,拿放在衣籃上剛脫下來的絲襪,學那個蠟筆小新,兩手抓著絲襪在小象上面來回搓著,我的小象就會變大變直,而且你不知道那種感覺……好……爽……喔!

  記得有一次等媽媽進去洗澡的時候,我忍不住就再來一次,結果沒想到媽媽突然開門出來看到我的模樣。我嚇呆了,我媽媽也瞪大眼睛看我,本來是很生氣驚訝的臉,漸漸變的越來越溫和。

  「小明,要不要跟媽媽一起洗澡啊?」我媽媽說。

  當然好啊!好久沒跟媽媽一起洗了,我馬上衝進浴室把衣服脫光光。

  好奇怪喔,以前媽媽的身體我不知道看過多少遍,可是我這一次卻發現不一樣,大概是以前沒有注意到吧!

  媽媽大腿之間噓噓的地方長了好多的黑毛,中間也沒有跟我一樣的小雞雞,還凹下去一條線。

  我媽媽知道我一直在看她那裡,她也不在意,跟以前一樣,幫我洗頭、擦肥皂。

  等洗好澡後,在擦乾身體的時候,她說:「小明,你剛剛在拿媽媽的絲襪做什麼?」

  「我……」我以為媽媽要罵我。

  「那感覺怎麼樣?」媽媽蹲下來,撫摸著我的臉說。

  哇塞!兩個奶奶平常看起來不太大,現在卻會晃啊晃著。

  「很……舒服。」我不好意思的說。

  「嗯,媽媽現在要教你做一件事。你不能夠跟別人講,也不能在別人面前做喔!」媽媽邊說邊用手把我的小雞雞跟蛋蛋握著,接著開始又揉又捏。

  「媽……媽……妳……在……幹……什麼?」我感覺到下面的雞雞有一種奇妙的感覺。

  「媽媽現在教你的叫做『自慰』,你慢慢長大了,開始有一種……嗯……叫做……反正當你想要時,就自己用手像現在一樣。」

  媽媽的手等我的雞雞變長變硬後,開始前後前後套弄著。

  「你以後的『小雞雞』旁邊還會長毛,就跟媽媽一樣……唉呀!」

  還沒多久,我感覺到被握住的雞雞突然有想尿尿的衝動,來不及跟媽媽講,一些白白透明的尿尿就衝了出來,灑在媽媽的大腿上。

  「對不起。」我道歉說。

  「沒關係,你以後自己做,如果有尿出像這樣白白的東西的時候,要記得用衛生紙擦乾淨,知道嗎?」

  媽媽好溫柔地跟我說,然後用水擦乾淨腿上的東西。

  從此以後,我都聽媽媽的話,自己動手做。但是有時半夜睡醒時,我都會鑽進媽媽的棉被,用她的手替我做那個「自慰」,媽媽會用力抓住我的雞雞,很快的幫我擠出來,等射出來後,我再用衛生紙擦。

  ※※※※※

  媽媽知道我在以前班上都被欺負,又跟不上同學,所以希望我念一種「特叫班」的班,就帶我去過很多的小學,每次我看她都是鞠躬又鞠躬,可是校長好像都不讓我去讀,說我只是輕度的,不合規定,要念普通班。

  媽媽就帶我繼續找,後來就在一個房子好舊的學校插班進去。

  那個學校我很不喜歡,別班小朋友的教室又大又新,而且又有好多玩具玩,可是我們那班卻是又破又舊,下雨的時候還會漏水,還有好多蜘蛛在牆壁旁邊結網耶。

  我只有七個同學,我看他們一個比一個笨,連小便都不會,還尿褲子。有一個頭大大的男同學還會大便在褲子上,臭死人了!

  老師也不太管我們,常常沒看到人,要我們拿出課本來,然後一直寫,她說她要考試,要我們別吵她。

  結果後來媽媽問我上課的情形,我就跟她講,她也沒有說什麼,第二天我就不用去上課了,媽媽又帶我到處去找學校。

  終於,媽媽找到一間後面有一個樹林的學校,那邊是我最後念的一個學校。

  本來跟以前一樣,我好像也不能進去,不過聽媽媽說那個學校不錯,她拜託了好久校長才讓我進去。

  ㄟ,對了,我一定要跟你說那個學校的校長一下。

  那個校長有一個突出的大肚子,戴眼鏡,眼睛凸凸的,好像金魚的眼睛喔!他的頭頂是禿的,然後旁邊頭髮一圈,哈哈哈!跟那個漫畫上面的日本河童像極了。你一定要去看一次,真的,不然你會後悔。

  還有就是我一看到他,就覺得他跟一個人好像,嗯……對對對,就是我家樓下的那個張伯伯。

  其實他們兩個人長相差得很遠,我會覺得他們長的像,是因為他們的眼睛,他們在看我媽媽的時候,我發現他們兩個人就很像。

  為什麼我會知道呢?是因為第一次我媽媽帶我去跟校長見面的緣故。

  我記得那時候出門時,媽媽很認真的跟我說要很乖很乖。我看她很嚴肅,心想這次好像很重要,所以一路上我都很乖,都沒有說話。

  到了學校後,我媽媽帶我到一間房間去,媽媽在門上敲一敲,裡面就有人說「請進」。

  「喔,原來是陳小姐啊!來來來,進來坐,不要客氣,又是為了你兒子的事吧?……」

  裡面有個人站了起來,就是那個校長。他說到一半時,看見我就不說話了。

  「小明,跟校長打個招呼。」

  「校長好。」我對校長鞠躬。

  校長說:「好好好……」

  我和媽媽坐在沙發上,校長坐在我前面。然後我媽媽就開始跟以前一樣,跟校長說讓我進去讀書的事情。

  因為他長的實在很好笑,所以雖然媽媽叫我不可以盯著別人看,這樣是不禮貌,但我還是會偷偷看他。

  看著看著,我就發現他的眼神跟張伯伯一模一樣了。

  果然,順著他的眼神望過去,他在盯著媽媽的大腿。我媽媽等一下還要去上班,所以是穿她的制服,結果那個穿白色絲襪的大腿就露出來了。

  我媽媽應該也知道,所以她就拉拉裙子,腿夾的緊緊的側擺。

  我聽他們講話,那個校長原先不管我媽媽怎麼說,就是說我沒辦法進去,一會兒說我不符規定,一會兒說人數太多。

  媽媽沒法子,就停下來休息一下,拿起茶杯喝口水。這時,我注意到媽媽的腿打開了一點點。那個校長立刻用手弄了弄眼鏡,嘴巴張開開的瞪著看,那個樣子越看越像張伯伯。

  後來校長就改變態度了,說是可以商量商量。真是的,在搞什麼啊?

  其實他們在講什麼,我不是很注意聽,因為到最後我很想……大……便。

  可是媽媽叫我要很乖很乖,我就一直忍住。到後來,媽媽轉過頭來看我在幹什麼:「小明,你怎麼在流汗?臉上紅紅的。」

  我跟媽媽說:「我想……嗯……大號。」那個校長就很緊張的要媽媽拉著我帶到廁所去,一路上還不停問我有沒有大出來。

  真好笑,我又不是小孩子,怎麼會大在褲子上?

  校長帶我到了馬桶後,跟我說要自己擦乾淨屁股,他和我媽媽現在有事情要商量,說完就放我一個人在廁所,跟我媽媽走了。

  呼~~好舒服!我先尿尿,然後嗯大便。

  大好以後,穿好褲子,我走回剛剛的房間。

  剛要開門進去時,我突然聽到裡面有人很小聲說:「請不要這樣!」

  咦,是媽媽的聲音!到底是怎麼回事?我偷偷開門從門縫偷看。

  結果看到那個河童校長坐在我媽媽的旁邊,頭貼在媽媽臉頰旁,一手摟住媽媽的腰,一手在媽媽的膝蓋上摸啊摸著。

  「陳小姐,聽說妳是做保險業務的,我想保個壽險,妳幫我算看看吧。還有我們這個學校有很多老師,我可以讓妳進去做業務。當然啊,妳可要謝謝我……嘻嘻……」

  我看見那隻手一直往媽媽的裙子裡面伸進去,不停地抓,可是媽媽只是紅著臉、低著頭不講話,好像也沒有要把那隻手拿出來的意思。

  不公平!有一次我偷摸媽媽的大腿,結果被媽媽狠狠罵了一頓,還要我不管是媽媽還是外面的阿姨姊姊,都不可以摸她們的大腿。現在這個校長卻可以一直摸她的大腿,而且上次的戴眼鏡叔叔也是摸個不停。

  啊!我知道了,他們是大人,所以才可以摸媽媽的大腿,那我要趕快長大,這樣就可以盡情摸媽媽的大腿了。

  「小弟弟,你在做什麼?」有聲音在我背後。

  我轉身過來,有一個女老師在我後面問我,他就是我的老師,江翠玲老師。

  「那麼,告辭了,請校長多加關照!」我媽媽開門走出來,她頭髮有點亂亂的。

  校長也出來,看到江老師就跟媽媽介紹認識。

  「這位就是你兒子以後的班導師,江老師。她是師大特教系的高材生,好不容易本校才請到她。」

  媽媽很高興,馬上和江老師問候,然後校長要江老師帶我們去班上看看。

  媽媽跟我就在教室後面看江老師上課,我看他們上課好有趣,好好玩。

  下課後,媽媽摸著我的頭說:「小明,這裡是好學校,你就在這裡好好唸書喔。要聽江老師的話,知不知道?」

  我看到媽媽和江老師在教室外面有說有笑,不久,我就看到媽媽跟我揮手拜拜,去上班了。

  「各位小朋友,今天我們多了一位新同學,他名叫王曉明。來,大家鼓掌歡迎!」

  我站了起來,大家都笑哈哈看著我,真不好意思,從此我就待在那裡上學。這位就是我除了媽媽以外最喜歡的江老師了,她很喜歡笑,笑的時候可以看到她有一顆暴牙,不過我不覺得醜,反而蠻可愛的,她對我跟其他的小朋友都很有愛心,不會罵我們打我們,我好喜歡她喔。

  對了,還有一件事我覺得奇怪,就是當天放學後媽媽沒來接我,江老師跑來說,校長要她帶我吃飯然後送我回家,我就跟江老師去麥當勞吃漢堡薯條。哇!好棒喔。

  到家後,我吃飽就躺在床上看蠟筆小新等媽媽,不知不覺就睡著了。直到突然電話鈴鈴叫,我被吵醒接電話。

  「小明,是媽媽。你吃飽沒有?」

  唉唷!又不是第一次了,又要應酬對不對?

  「媽媽很想你……你……你要知道……啊~~媽媽不管……做什麼都是為了你……嗯……還有……」然後電話就斷了。

  奇怪?!媽媽好像很累,呼吸好大聲,電話裡又有人在旁邊咿咿啊啊怪叫,而且媽媽講話的時候斷斷續續,像在忍耐什麼。

  不管它,我又躺下去睡。後來迷迷糊糊中媽媽回來了,她坐在床邊慢慢摸我的頭髮,低頭親我一下,親我的時候,似乎有水滴滴在我臉上。

  後來她大概進去浴室洗澡,不過洗了好久,並且還有嗚嗚的哭聲。

  第二天早上醒來,看到媽媽已經穿好衣服要上班了,臉上笑瞇瞇的叫我趕快去新學校上課。

  見到媽媽神采飛揚的樣子,我想昨天晚上大概是作夢吧!

  (下)

  「世上只有媽好,有媽的孩子像塊寶,投進媽媽的懷抱,幸福享不了……」……媽媽白天她都是笑得很溫柔的樣子,和藹可親的樣子。可是我知道她其實不快樂,因為我知道晚上的時候她有時候會流眼淚,躺在床上靜靜的看著窗外,我都裝睡不讓她曉得我知道她在傷心。

  不過自從我來到這間有江老師的學校以後,我每天都好期待上學去,一到早上我都會不用媽媽催自動起床,穿好衣服襪子等媽媽帶我去上課,晚上回來後,我就把乖乖把功課寫好。

  媽媽看我這樣自動自發也越來越高興。

  「我可不可以摸摸看?」

  我每天早上都看見媽媽在穿絲襪,我實在很想知道摸起來會是怎麼樣子。看媽媽最近心情很好,乾脆問問看。

  媽媽轉過來看我,有點意外的樣子。

  「好吧,可是不能抓破喔。」媽媽穿好裙子坐在床邊上,笑瞇瞇望著我,捏捏我的鼻頭。

  我輕輕的從膝蓋順著小腿摸下去,好光滑好苗條。抬頭看媽媽的反應,她臉頰有點紅,又有點陶醉的樣子。結果那天我又可以跟媽媽一起洗澡了,她幫我複習慰慰,又把小象皮翻過來翻過去,說是要我洗乾淨那裡,其實我覺得她好像在玩我的小象ㄟ。

  她也很少去應酬加班了,常常放學後就在校門口接我回家。我們先去超級市場買菜,然後回家煮給我吃,吃飽飯以後就跟我一起複習功課,聽我說學校裡面發生了什麼事。

  除了沒有爸爸以外,好像又回到以前那樣子耶!

  有媽媽天天陪我在一起,不用吃冷冷的麵包、不用一個人在看電視等媽媽回來、不用擔心魔鬼會趁媽媽不在的時候把我抓走,這樣子真好。

  而且我告訴你,我還戀愛了!

  在我們班上一共有六個女生,其中一個叫做唐曉菁的女生長的最漂亮,她也是我們班上長的最高年紀最大的。

  她有時候好安靜都不講話,有時候又嘰嘰喳喳講不停,不過她只要看到人就會笑瞇瞇的,好可愛喔。

  對了,我跟你講,她有奶奶喔,其他女生的前面都平平的,只有她不一樣。只要她穿裙子,我們男生都會猜她到底穿什麼顏色的的內褲,猜輸的要請大家吃冰棒。大部分都是白色的,久了就好無聊,沒人要猜。不過我還是喜歡看她的內褲。

  「妳是唐曉菁的姊姊嗎?」我問一個常常從隔壁國中來找唐曉菁的女生。

  「不是啦!她以前是我同班同學啦,聽她媽媽講,她有一次發高燒,把頭腦燒壞了,所以就留級一年,才會到你們這邊來。」那個姊姊這樣告訴我。

  頭腦燒壞啊?真可憐,不管怎樣,我還是很喜歡她。上課的時候都會偷偷瞄她,她看到以後也會對著我笑,我想她也喜歡我吧。嘻嘻!

  在班上一切都很快樂,每天江老師教我們寫字唱歌,有時候還帶我們去外面的公園、動物園,順便教我們認識好多東西喔。

  「你們知道這叫做什麼草嗎?它叫做……」

  唉呀,我不是故意偷看江老師的內褲啦,誰叫她腳張開開給我看到。嘻嘻!

  耶!我每天過的好快樂喔!

  ……

  唉!可是班上如果沒有一個同學的話會更好。

  他叫做……,嗯名字我想不起來,反正我都叫他阿寶啦。

  他很討人厭,喜歡亂拿別人的東西,不給他就打人,好幾次把其他的小朋友打哭了,然後家長就會來學校,然後江老師就會一直說對不起。

  「為什麼不把那個過動兒轉到別的學校去?這樣下去還得了!」

  「聽說他爸爸在地方上很有辦法,替學校出錢、出力,我還聽說,他以前是混……唉呀,就是那種人啦。妳沒看到校長那種陪笑的樣子。」

  我聽到來學校的阿姨們這樣說,原來是這樣,難怪每次阿寶打人以後,江老師很為難卻又不能對他怎樣。

  後來,阿寶又打人了!

  這次他拿雨傘把小文的頭打流血了,小文媽媽氣急敗壞把江老師罵一頓,我看江老師好可憐,一直低頭道歉。

  過幾天跟江老師阿寶說:「昨天我在聯絡簿上面寫說請你爸爸親自來學校一趟,你爸爸怎麼說?」

  「我爸爸說他沒空啦,叫你自己去找他。」

  江老師遲疑了一會,說:「好,那明天我到你家去家庭訪問,記得告訴你爸爸。」

  放學以後,我就看到江老師跟阿寶一起去阿寶他家。

  很奇怪的是,以後就沒有看到江老師了。不久就換一個老老的李老師來教我們,其實李老師他也很好,只是我們班上都很懷念江老師。

  阿寶還是跟以前一樣,還常常作弄唐曉菁,她還是笑嘻嘻的好像不在乎,可是我看了實在很生氣。

  有一天,媽媽早上說她會晚一點到,叫我放學以後到門口警衛伯伯的房間等她。既然這樣乾脆先去操場玩一下再去好了

  我在玩盪鞦韆時,突然看到阿寶拉著唐曉菁往我們學校後面的小山坡去。那邊有很大的樹林,風吹的時候,樹會發出沙沙聲,對我們來說,是相當可怕的,所以平時很少人去,連老師也極少去。

  我看著他們從破爛爛的欄杆穿過去,往樹林去。

  —他們要幹什麼?—

  我覺得好奇怪,反正媽媽要晚一點才接我回家,我就跟去看看吧。

  我在樹林裡面找不到他們,這時天又開始暗了,我正想說先回去好了,就聽到前面好像有人在說話。

  我慢慢走過去躲在樹後面偷看,一個男生跟他們兩個人在那邊講話。那個好醜的男生是阿寶念高中的哥哥,我看過他來學校好幾次了,都是為了阿寶打人的事,他表情跟張伯伯、河童校長一樣,每次來都沒有在聽江老師講話,只是色瞇瞇的叮著江老師。

  我看到唐曉菁跪在阿寶的哥哥前面,他哥哥沒穿褲子。一隻有黑毛的小……不對!是大雞雞,翹的好高,好高耶!

  阿寶他哥哥把豐年果糖倒在他的雞雞上面,不知道要幹嘛。

  「妹妹乖,跟昨天一樣,呵……呵呵……慢慢舔喔。」

  「你不是要給我買芭比娃娃嗎?怎麼都沒有。」

  「好好,再幫哥哥一次,妳看,有甜甜的糖果喔。」

  然後唐曉菁就………吃冰棒。阿寶這時也蹲在唐曉菁後面,把她的褲子拉下來,用手指弄她噓噓的地方,我看見她那個地方只有長一點點毛,但不像媽媽那麼多。

  唐曉菁嗚嗚的叫著,阿寶的哥哥抓她的頭,不讓她吐出來。

  「喔、喔~~好爽。」阿寶的哥哥鬼叫著。

  看到他們欺負唐曉菁,我的頭腦裡一片空白,想說衝出去打他們。可是我不敢,不知不覺心跳的好快,反而跑掉了。

  回家睡覺後,我頭腦都是黑毛雞雞在唐曉菁嘴巴來回進去出去,而且我發現我的小雞雞漲的好大,好難受。

  本來我想用媽媽的手,把白色尿尿擠出來,不過媽媽睡的好熟不理我,我也後來就睡著了。結果早上起來,我的內褲都是濕濕的。

  隔天下課後,我看到阿寶又拉著唐曉菁往後山去。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,我把阿寶推開。

  「你幹嘛啦,幹你老母!」

  聽到阿寶大聲吼叫罵我媽媽,我不顧一切衝過去把阿寶壓在地上,一直打,一直打……

  ※※※※※

  媽媽用面速力達母,抹在我嘴角腫起的地方。

  「小明,你怎麼能夠這樣和同學打架?而且是你先推人家的。」媽媽看我不講話,說:「打架是壞小孩的行為,你怎麼可以這樣?你當壞小孩的話,媽媽就不喜歡你了,知道嗎?」

  媽媽好凶地說我,我的眼淚差一點掉下來,我想跟媽媽說是阿寶先欺負唐曉菁的,可是想一想,好像又不能說。

  「人家的爸爸剛剛打電話來說,他們家阿寶被打流血了。這個禮拜六下午他們要來我們家,到時候你要跟阿寶道歉,知不知道?」

  「可是……」

  「好了,跟阿寶說對不起,我會跟他爸爸說清楚,就這樣子好不好?」媽媽很溫柔幫我擦眼淚。

  ……

  到了禮拜六,放學回家以後,我站在陽台上等阿寶他們來,不久就看到他們來了。

  叮咚、叮咚,我打開鐵門讓他們進來,他那個臉上都是痘痘的哥哥也來了,我本來不想讓他進來,可是媽媽要我要有禮貌招待人家。

  「這邊坐,請喝茶。」我照媽媽的吩咐,倒茶給他們。

  「弟弟,你媽媽?怎麼沒看到她人?」

  「我媽媽剛才打電話說她會晚點回來,請你等一下。」

  他爸爸長的又黑又壯,穿的花花綠綠,頭髮剪的短短的,跟我在電視上看到的那個大壞蛋陳……什麼的長的一模一樣好像動物園的猩猩,而且嘴巴紅紅的一直在嚼檳榔,他講話的時候好臭喔。

  「去去去,你跟阿寶去旁邊玩,等一下我要跟你媽媽講話。」

  我看他一臉兇惡的樣子根本不敢待在旁邊,就跟阿寶到房間去。

  「我有帶新的卡帶喔,你要不要玩。」

  真的!其實阿寶平時人也不壞,又有新的gameboy卡帶。好吧,就跟他和好吧,反正媽媽也是這樣說。結果我就跟阿寶一起在房間玩電動玩具。

  「我好渴,你要不要喝汽水。」我問阿寶說。我想去冰箱拿汽水,一看客廳結果發現他爸爸跟他哥哥都不在。

  咦,怎麼不見了,難道他們回去了嗎?我到廚房去結果發現有人在我家後面陽台上。

  一看是阿寶他哥哥,他一手拿著我媽媽晾在那邊的內衣,一手拉褲子上的拉鍊。

  他用媽媽的白色蕾絲內褲包在黑毛雞雞上面摩擦,還用鼻子聞另一條,眼睛瞇瞇著臉上一幅好陶醉的樣子。

  嘔,好噁心喔………等我媽媽回來一定要媽媽狠狠罵你才行。

  「嘩啦,嘩啦……」我聽見我跟媽媽睡覺的大臥房裡面有聲音,跑過去看,阿寶的爸爸正在拉褲子拉鍊,原來他在浴室裡面尿尿。

  「你老爸去哪裡怎麼都沒看到他?」

  「我爸爸………去國外了!很久都沒有回家了。」

  「這樣喔,呸………好好,就等你媽媽回來。」他吐痰在洗臉盆也不用水洗沖掉,馬桶蓋子也不掀起來,上面都是黃黃的尿,實在髒死了,被媽媽看到,她一定很不高興。

  而且我發現房間的衣櫃抽屜被打開,裡面媽媽的睡衣內衣被亂翻,一件媽媽的粉藍色奶罩還掛在抽屜外面。(我最喜歡這一件了,上面有蕾絲的花紋,而且有點透明,媽媽戴上去的時候,都會看到奶頭。)

  一定是他亂翻的。我好生氣,怎麼可以亂動別人東西,好,等我媽媽回來以後,我一定要跟她講。

  對了,都快兩點了,媽媽妳怎麼還不回來?

  「是你媽媽啊,很漂亮喔。」他拿起床頭的照片,裡面是我跟媽媽去動物園時拍的。

  —他怎麼還不出去,還坐在床上東摸西摸?—

  終於我聽到門口有鑰匙開門的聲音。

  「媽媽、媽媽,你回來了啊,阿寶他們來了耶。」我衝到門口去。

  「小明乖,我有買麥當勞回來喔。他們來了啊,那你有沒有有禮貌招呼他們啊?抱歉抱歉,實在是因為公司有點事耽擱,所以………」

  媽媽手掛著外套半蹲著身體脫鞋子,一轉過身看到阿寶他爸爸,講到一半的話就停住了。

  「我是阿寶他爸爸啦,你好你好。」他摸摸頭咧嘴傻笑。

  媽媽楞了一會兒,才又堆滿笑容。兩個人一來一往說客套話,我看媽媽有點緊張,雖然還是笑容滿面,可是看起來臉上表情很僵硬。

  他哥哥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在客廳,他們從媽媽一進門就一直盯著她看,尤其是他哥哥,當媽媽脫鞋子時候,兩眼瞪著翹起來的屁股不放。

  「你們先坐一會,我馬上就來。」媽媽把外套放在沙發,把我拉到臥房去。

  她拿起電話猶豫一下,又放了下來,跟我說:「小明,等一下媽媽給你信號的時候,你馬上要打110給警察叔叔,要他們來我們家,知不知道?就像我以前教你的一樣,記得喔。」

  然後我就跟媽媽到客廳去。我跟媽媽坐在一起,他們坐在前面沙發,翹起腳來。好臭喔,他們腳都臭死人了,尤其是阿寶他爸爸。

  「這次你家小孩實在是太過份了。」他把阿寶拉過來,拉開了衣服。「你看看,烏青一片。本來嗎,小孩子打打架有什麼了不起,你娘勒,以前我小的時候還不是常打架。幹!連老師都打,媽的,我念國中的時候,有一個國文老師很賭爛………」

  媽媽皺皺眉頭,笑笑地說:「小孩子本來就好動,有時候玩著玩著就……」

  還沒等我媽媽說完話,阿寶的爸爸已經吼叫起來,嚇得我跟媽媽一大跳,媽媽伸過手來握住我的手,她的手心都是汗。

  「玩什麼玩!你看,你這個可惡的兒子把我乖兒子打成這個樣子,幹!害我開不少錢去看醫生,搞不好還有腦震盪。」

  我媽媽柔和地說:「我知道我的孩子有錯,但是……」

  她一邊講話一邊若無其事的把外套蓋在腿上。阿寶哥哥坐在對面沙發上,偷瞄我媽媽露在窄裙外的大腿很久了,媽媽看在眼裡,動了動坐姿讓他什麼都看沒有到。「你是怎麼教孩子的?」阿寶的哥哥打斷我媽媽的話說:「你的白痴兒子把我弟弟打成這樣,到底要怎麼算?」

  他們兩個人越講越大聲,好凶喔,我給他們嚇呆了,阿寶也是。

  我媽媽有點生氣了,她轉過頭來說:「小明,大人們要談事情,你們到旁邊去玩。你帶阿寶到房間,快點去。」她對我眨了眨眼。

  咦,她幹嘛對我眨眼睛,算了,管她那麼多。

  我點點頭,拉著阿寶進小房間去玩gameboy。他們講話的聲音比較小聲了,但是聽不清楚在講什麼。

  「上次江老師來我家,他們也是這樣吵架耶。」

  「江老師?那後來……」好奇怪,他們大人談事情怎麼都是這樣,比看誰大聲。

  我還沒問完,突然客廳傳來了奇怪的聲音,聽起來,好像誰在嗚嗚叫,後來「碰!」的好大一聲,之後又是「啪!」的一聲,然後就沒聲音了。

  我望著阿寶,他也看著我,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。過了好一會兒,我打開房門,看到阿寶的爸爸跟哥哥一人扶身體一人抬腳,正要抬我媽媽到臥房去。

  媽媽昏倒了,頭垂的低低看不到臉,襯衫皺皺的被人撕開,露出裡面有洞洞邊邊的奶罩,阿寶哥哥的手在奶奶上面正揉個不停。

  「不用急啦,先搬到裡面去再說。」阿寶爸爸叫罵著。

  「你……們……在幹嘛?!我媽媽……怎麼了?」我有點哭了。

  「你媽媽……中暑了啦!」阿寶哥哥說。

  原來是這樣,在學校也有小朋友中暑過,老師馬上把他搬到教室去,還脫掉上衣,按摩他的身體。

  可是那要脫下面的衣服嗎?我看媽媽的下面沒有穿裙子,只有白色的吊襪帶穿在肚臍旁邊,內褲不知道跑到哪裡去,黑黑的毛都露了出來。「那怎麼辦,要不要叫醫生?」

  他們不理我,把媽媽拖到臥房裡面去放在床上,我跟了進去,可是阿寶哥哥把我推出來。

  「我要醫你的媽媽,你不可以進來,去去去,到外面去不可以偷看。」

  我回過頭去,阿寶他爸爸正在脫褲子,還在流口水。奇怪,他們不是要醫我媽媽,那脫褲子幹嘛?

  「碰!」門被大力關起來,我跟阿寶站在門外不知所措。

  「我要吃漢堡可樂,薯條給你吃。」阿寶自己拿我媽媽買回來的麥當勞就吃起來了,我好擔心媽媽,一點都吃不下。

  撿起被丟在地上的裙子,上面的鈕釦都被扯下來。我感覺不太對勁,可是又搞不清楚哪裡不對。

  我把耳朵貼在門上偷聽,裡面傳來媽媽嗚嗚的呻吟叫聲,看來媽媽真的中暑生病了,但是聽起來她似乎又像是嘴巴被塞住了什麼東西,發不出聲音。

  況且阿寶的爸爸哥哥一直說著:「幹!我是你老子當然我先來……」、「先玩一玩再爽……」、「嗯……嗯……爽……」「你娘ㄟ,沒摸過這麼白,這麼軟的……」

  我想開門但門被鎖住了,就在這時候門鈴響了。我跑到門口,有兩個人站在門外,不知道是誰。

  「他們也是我哥哥啦。」阿寶自己打開鐵門放他們進來。

  「阿寶,有什麼好康的叫我們來。」

  「是我叫的啦,當然是有「爽」的才會通知你們。」

  門嘎的一聲,阿寶哥哥一手拿大哥大走出來。他沒穿褲子,「龜頭」(這是媽媽教我認識的)又紅又粗地翹著搖擺,實在是好嘔心。

  我趁他們講話跑進去房間,結果看到………

  我媽媽她整個人脫得光溜溜的,嘴巴被布塞著,兩隻手反綁在身後,躺在床上,她的奶奶被繩子擠的都變形了。

  阿寶他爸爸壓著我媽媽,扳開她的大腿,用手指撥開噓噓的地方,在又揉又捏,摸著摸著就插了進去翻攪。

  媽媽臉上都是鼻水眼淚,嗚嗚飲泣著,她想爬起來但是被壓的緊緊的,只能不停地動來動去。

  我當時腦袋轟然一響,眼睜睜看媽媽被人家玩噓噓的地方,不曉得為什麼,我竟然想起樹林裡唐曉菁她嘴巴被塞滿雞雞的模樣,還有她白嫩的屁股,充滿我的頭腦裡面。

  後來我顫了一下才回過神來,發現褲子濕成一片,而且這時候房門又關上鎖上了,連阿寶也不在了,只有我一個人在。

  「給阿寶試試看啦……呵呵……」、「他那麼小支插的進去嗎?……」「嘻嘻,不要被夾斷……」裡面只聽到他們在嘻嘻哈哈。

  怎麼辦!?

  對了!媽媽有教過我有事情的話就去找警察叔叔幫忙。

  我想起來學校門口都有警察叔叔在那邊指揮,所以趕快跑到學校去。我等了好久的公車才到學校,才發現今天沒有一個人在那邊。

  怎麼辦!?

  我在學校附近繞來繞去找了好久,就是沒看到警察叔叔,天又黑了,沒辦法只好回家吧。

  回去之後,黑黑的沒有人在。我走到臥室門口,門打開著,我叫了一聲「媽媽」,可是沒有回應。

  開燈進去,只有一個人躺在床上,全身濕濕黏黏的,我一走近還聞到有一股臭臭的味道。媽媽的腳張得開開,原來的黑毛都被剃的光光,噓噓的地方又紅又腫,流出好多的水緩緩沿著大腿滴下去。

  「媽媽?……媽媽?」我搖一搖她,小聲的叫她。

  媽媽緩緩的翻過身來,眼睛呆呆的望著我,嘴巴微微張開好像想要說什麼,喉嚨發出沙啞的聲音,嘴唇旁還有白白的痕跡。

  突然「嘔!」的一聲,媽媽從嘴巴裡吐出好多的白白液體,然後就一動也不動,眼神睜得好大直直的望著我。

  「哇!~~~~」我站在床邊,哭的好久。

  ※※※※※

  後來發生了很多事情,我不想提了,反正最後我被警察阿姨送到一個有很多小朋友住的地方,大家一起吃飯,一起睡覺。

  我等媽媽來接我回去,可是等了好久她都沒來。裡面的阿婆又不准我亂跑,所以我就趁一天晚上睡覺時候,自己一個人跑出去,想回家找媽媽。

  在街上走了好久都看不到認識的的路。我記得我家樓下有一家「7-11」的店,可是我卻發現到處都是一樣的招牌。嗚~~嗚~~~~!媽媽你到底在哪裡啊?

  找了好久都找沒有。白天我就在馬路上逛來逛去,晚上睡在人家的公寓樓梯間;有時候路邊賣吃的阿姨會給我吃的,也有時候餓了好久都沒東西吃。

  後來就有一個歐巴桑帶我去她的家住,那邊也有很多人,有的跟我一樣是小孩,有的是殘廢。

  每天都有叔叔接送我到市場啊、地下道啊,要我裝得很可憐的樣子,然後我就在那裡賣口香糖。本來的生意都很差,後來我就知道了,要找阿姨、姊姊們,她們比較好心,會跟我買口香糖。這樣回去就不會被罵了。

  有一天,我看到前面有一個人,背影好像我媽媽,我很興奮跑過去從後面抱住她。

  「啊!?幹什麼!去……去……去……走開!哪裡來的小乞丐,髒死了!」她嚇一大跳叫罵著。

  原來是我認錯人了,她還用皮包打我。我又不是故意的,好凶的阿姨喔。

  我好想我媽媽喔,如果你們有看見她的話,跟她說我白天都在一個好高好高的大樓旁邊那邊賣口香糖,要她趕快接我回家。

  要記得喔。

  (完)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-a10647-
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6/19/2009.
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.0 feed or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.

1 comments:

  1. 匿名 提到...

    good

張貼留言

SS情趣網
站長加入了一个情趣玩具的聯盟, 想要買大人的玩具的可以去買. 就當做請我喝杯咖啡吧 ^_^

台灣的網友這里進 (貨到付款, 不怕給了錢收不到貨)

中国的网友....我还没找到合适的去加盟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