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过路过, 不要錯过 - SS情趣網
[內容字號:    | 减小- | 重置 | 加大+]

不道德關係

  不道德關係

  發言人:tcby
  提供者:Daisy at T2

  在一座入伙差不多十年的住宅內,小小的客廳坐著一個年青小伙子明仔。

  今天是星期六,剛十七歲的明仔不用上學,無聊地在看電視,他是和表哥表嫂同住在一個單位內。

  表哥大雄一直很照顧他,表嫂更是一個美人胚子,廿五六歲左右,他們結婚接近兩年,新婚期間,兩人十分恩愛,可惜近年來表哥染上不良嗜好——賭。於是,這對夫婦的關係由恩愛轉為惡劣,近來表哥更經常夜歸,甚至不回來,表嫂埋怨也無濟於事。

  現在,當明仔看得入神之際,表嫂的房間傳出一陣微弱的聲音,明仔不以為意的繼續看他的電視。這斷續的呻吟聲正持續的傳出來:

  “唔……啐……喲……”

  “奇怪了,莫非表嫂生病了……”明仔心中在想。

  疑心頓起,輕步的走過去,右耳貼在門邊,喘氣嬌嘀的聲音就更加清楚。

  明仔在好奇心之下,在匙孔向房內偷望,不看尤可,一看之下,一幕春意綿綿的景象出現在眼前。原來美艷的表嫂正側身半裸的躺在床上,撫摸著自己的身體,兩眼微張,紅唇半開半合,玉手向下不斷摸索,更在兩腿之間輕撫……

  這個情形明仔看在眼裡,雖然他未經人道,但也明白是甚麼一回事,他呆了一呆,內心卜卜狂跳,在道德圍牆之下,他不敢再看,站直了身子,誰料顫抖的手不慎碰跌了櫃台上的水杯,“乒乓”一聲打碎了。

  明仔害怕會驚動表嫂,匆匆將碎片收拾,心急之下弄傷了手指,血如泉湧。這時表嫂開了房門,走了過來:

  “呵……明仔,怎麼這樣不小心!來,我替妳啜了血。”

  “表……表嫂……我自己……”

  “來吧,否則有細菌進了去就麻煩了。”

  “呃……”

  說時,表嫂已帶明仔坐到梳化上,很小心地替他啜了手指上的血。

  老實說,血氣方剛的明仔真的感到渾身不自在,眼前的表嫂穿著一件貼身低胸背心,配上一條短褲,質料薄薄的,她在替明仔啜血,身軀更傾前得差不多貼著明仔一樣,令明仔心跳得更快。

  嘴唇指頭上下套弄,這種酥麻的滋味,令明仔又難受,又樂意接受。明仔看了表嫂的胸脯兩眼,視線就移開了,因為他恐怕表嫂發覺後會責怪,指他下流。雖然如此,但明仔始終忍不住,間中偷看表嫂胸口內裡的風光……

  “唔……止了血啦,以後要小心了。”

  “哦,表嫂,麻煩妳。”

  “明仔,怎麼?你很熱嗎?滿頭大汗的?”

  “噢,不,表嫂……我有點累,想睡一睡……”

  “哦……”

  明仔的說話似乎令到表嫂有點兒失落,垂下頭的靠著梳化。

  “表嫂,我激嬲了妳嗎?”

  “不,我只是覺得很寂寞,妳表哥差不多一星期沒回來了,準是賭得天昏地暗,在澳門不願回來了。”

  “表哥不是在內地做生意嗎?”

  “他?哼……現在甚麼都不理,只管賭……”

  明仔這個時候不知如何說話,他不想說表哥閒話,但又感覺表嫂的確楚楚可憐。

  “表嫂……不如我陪妳聊聊天……”

  “明仔,你有沒有女朋友?”

  “我?沒有……”

  “你要找的對象是怎樣的?”

  “呃……我不知……”

  “怎會不知!像廣末涼子,深田恭子,或都是藤原紀香?”

  “我怎會有這麼大的期望。”

  其實,在明仔心中根本就很喜歡像表嫂一般模樣的女性,她無論樣子及身形都像極了藤原紀香,性感得很,任何男人都會愛上,只不過明仔不敢直說。

  “那你喜歡怎樣的女孩子?”

  “這……這要講緣份嗎……何況我還沒有拍拖……”

  “哈哈,是呵……來,我做你的女朋友好嗎?”

  表嫂開玩笑的邊說邊把玉手輕按在明仔的大腿上,只穿了一條短褲的明仔感到不知所措,肌膚上的接觸令他漲紅了臉,生理也起了變化……

  “怎麼樣,妳不喜歡表嫂做妳的女朋友嗎?”她的手在明仔的大腿上移動撫摸。

  “不,不……我……我不……”

  “哈哈……表嫂和你開個玩笑吧,乖乖去睡覺啦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這晚,明仔失眠了,表嫂的親熱態度令他忐忑不安,他絕對不敢冒犯表嫂,雖然她的一言一笑都十分迷人,但他絕對不會對不起表哥。記得表哥自小已經有恩於他,當年在長洲自己差點遇溺,幸好表哥拯救了他;後來他的父母因意外雙亡,他也得表哥照顧,才能繼續學業,所以,他對表嫂是不可有歪念的。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星期天,明仔剛剛游完水回家,見表嫂低著頭坐在梳化,似乎在飲泣,明仔走了過去:“表嫂,發生了甚麼事?妳……”

  “不要只是在哭,告訴我吧。”

  表嫂就是飲泣,一句話也沒說,看她的裝扮,一套淺藍色的短裙,手袋放在几上,一定是剛剛回來,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呢?明仔莫名其妙:

  “表嫂,有事嗎?我是否可以幫妳?”

  “明仔……嗚……”

  表嫂說著撲向坐在身旁的明仔,酥軟的身軀完全投入他的懷抱,柔軟的胸脯貼得明仔緊緊的,面頰就靠在他的肩上,初次接觸異性的明仔慌張得手足無措,只懂輕輕的捉著她的手臂。

  “表嫂……妳……”

  表嫂越摟越緊,他們簡直就像一對熱戀情人在擁抱,明仔感受到她體內的熱力和幽香,成熟的胴體更是迷人,假若眼前的她不是表嫂,他真的恨不得把她吻個痛快,感受她火辣辣的身軀,慾火滿身令他渾身不舒服。

  這時,表嫂抬起頭,望向明仔:“明仔,你表哥真的不是到內地做生意,他欠下很多賭債……”

  “妳怎會知道的?”

  “那些債主剛剛打電話來要他還錢。”

  表哥染上賭癮,明仔不感奇怪,但弄到如廝田地,明仔有點愕視。

  “他們要找妳表哥還錢,況且以後……以後我怎算……”

  原來表嫂是為表哥擔心之外,也為自己以後生活而憂慮,明仔只好安慰她:“表嫂,生活不是問題,我父母留下的遺產也有數萬元……”

  “明仔,妳……妳真好!”

  表嫂在他的臉上輕輕吻了一下,這一下動作郤在明仔心中起了一陣漣漪,他不想表嫂離開自己的懷抱,他想表嫂續擁著他,但就在這時候表嫂卻放開了手,明仔感到一陣失落和難受。

  “明仔,老實說,我對妳表哥已經死了心,他就只顧賭,這兩個多月來都沒有盡過丈夫的責任……”

  說話中的含意,聽在明仔的耳中卻有另一番意思,他不知如何回應,他真想說:“我可以替表哥安慰妳嗎?”但他沒說出口,也不敢說。

  腦海中就出現了當日表嫂自慰的情形,她是有需要的……

  “表嫂,不要操心了,一切過幾日再說吧。”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一切也暫時平靜下來,貴利的也沒來騷擾,表嫂也精神煥發起來,這天明仔悶在房內看書,表嫂推門進來。

  “明仔,今日是星期六,我請你食飯看電影好嗎?”

  “呃……這……”

  “甚麼?明仔……你怕了表嫂?”

  明仔是怕了和表嫂單獨相處,會惹起其他人誤會,但這時又不好意思推辭。

  “那……好吧。”

  “那麼快準備,食完飯再看七點半。”

  兩人一起乘車到外面,說起來明仔與表嫂單獨出外還是第一次,所以表現得有點拘謹。他們找到一間飯店,兩人坐在寂靜的卡位上,點了數個小菜,漸漸已沒有那麼侷促,反而有說有笑,令明仔有一種溫馨的感覺。

  談話間,明仔發現表嫂不但酷似藤原紀香,還有一份特別的內涵,尤其是她半笑半撒嬌的表情更散發出令人迷醉的少女氣息。

  “呵,我們只顧食,看,快七點半了,我們要去戲院啦。”

  兩人結賬後就向戲院而去,距離只有數條馬路,走到中途,表嫂玉臂向他一伸,兩人就如一對情侶,明仔沒有拒絕,因為這是他夢寐以求的。明仔的手也放下來,表嫂也順勢滑下,變成手拖手,明仔觸摸到的是一隻幼滑而細軟的手掌,嬌嫩而有彈性,表嫂沒有鬆開手,明仔也捨不得她鬆開,但也不敢放肆,只是輕握,這一切來是有意無意之間,大家都沒有說話,一路上明仔只有心跳,和面紅耳赤。

  這套戲接近落畫,觀眾疏落,他們買了票就走進黑暗的座位上,前後左右都不是太多人,這是一套纏綿的文藝片,雖然不是色情,但接吻愛撫的鏡頭也在所難免,表嫂握著明仔的手始終未有放開,到底她這種表是親切還是帶有一點點愛呢?明仔不敢肯定。

  戲中是說一對熱戀中的男女,沉醉在二人世界,表嫂也漸漸靠近明仔,肩與肩之間緊接著,移動間有一種磨擦的感覺,清幽而芬芳的體香從表嫂身上散發,難言的衝動令明仔心亂如麻,幸好在黑暗的座位中沒有被人發覺。但,斜斜的望向表嫂,俏臉紅唇、高聳雙峰,雖然燈光微弱,也難掩誘惑。他是想不顧一切的吻下去,痛快的將表嫂整個身軀撫摸一把。卻就在這時候,她的左手居然伸了過來,按在明仔的胸口上,輕輕一掃。

  “明仔,你怎麼樣?又不是看恐怖片,心跳得如此利害。”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  明仔張大了口,不知如何,呼吸心急促了,身體彊直得不敢亂動。

  “熱嗎,看你呵……”

  表嫂纖纖玉手替他解開了胸前第一粒衣鈕。這絕對具挑逗意味,她大膽,誘惑的舉動,完全控制了明仔的思緒。

  “我替你抹抹汗……”

  “呵……”

  表嫂不是抹,是撫摸……她在明仔的胸口撫摸,揩擦,這是百分百的挑逗。起碼,明仔也感覺到表嫂的呼吸氣息漸漸急促,胸脯也微微上下起伏,這不能形容的滋味令他緊緊的咬著下唇,銀幕上到底做甚麼戲他也不知道,亦不想知道。

  “明仔,我也有點熱,妳摸摸……”

  他完全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他真的以為自己聽錯了,喉乾舌躁的他依然不敢妄動,表嫂輕輕將他的右手拉了起來,按在她柔軟的小腹上,生硬的手掌感到表嫂已掀起了外衣,所以完全觸及了她的肌膚,明仔興奮莫名,軟滑而白哲的肌膚是明仔夢寐以求的,他輕輕移動他的手,愛撫著她,表嫂反應熱情,微微的抬起了頭,翹翹的嘴唇似乎在向明仔索吻,他的手顫抖得很利害,表嫂情不自禁捉著他的手向上移動,穿過胸罩的障礙,觸摸到酥軟而暖暖的乳房,輕盈可握,但他只是兩隻指頭的接觸,已經按捺不住,他而無法再等,他一定要吻,吻一吻眼前美艷迷人的表嫂。

  距離不到三吋,紅唇欲滴,半閉的媚眼,明仔即使如何抑制也難以忍耐……

  吻,吻下去,四片紅唇終於交接在一起,但明仔知道自己的嘴唇是顫抖、乾燥的,但都已印在表嫂濕潤的唇上。指頭的觸摸也變成手掌的輕握,軟綿而有彈性的乳房令他色授魂兮,表嫂的玉手也不規矩,在他大腿上撫摸到他的下體,輕輕一碰,明仔如觸電全身,一股暖流直貫下身,本已興奮得爆炸的他就更難以忍受……

  “呵……”未經人道的明仔,他第一次就在這情況下糟塌了,他全身震了一震,一陣滿足而又尷尬的神態在臉上呈現,他羞得推開了表嫂,垂下了頭。

  一陣無奈,一陣羞愧,和犯罪感的衝擊之下,他突然離座,一縷煙的衝出戲院,餘下愣然的表嫂。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明仔坐在自己房中的床上,他受到良心的責備,他覺得自己對不起表哥。當然,表嫂的紅唇,香氣和彈性的肌膚也是難忘的。這一刻他胡塗了……

  背後的房門給人輕輕住開,表嫂慢慢進入房內,背靠著墻,低下頭一字一句的細語:

  “你……你不喜歡?”

  “不……”

  “你……覺得我下賤?”

  “不……表嫂,我……”

  “妳以為我是很隨便的人嗎?除了你表哥之外,我就只喜歡你……真的,明仔,我很喜歡你……”

  說著她已經走了過來,雙手輕放在明仔的肩上,再由後面滑下,胸脯也緊貼著明仔的背部,他們的慾念再度昇華,明仔捉著表嫂的玉手,她吻向他的臉,明仔衝動得站了起來,換了姿勢,變成互相擁抱,摟抱著表嫂的手已大膽地撫摸著他的臀部,雙峰緊貼,明仔終於吐出了一句:“表嫂,我愛妳……”

  明仔情不自禁,熾熱的唇印在表嫂的小嘴,熱情得快要溶化,她更吐出小舌輕輕挑開明仔的口腔,游了進去,引導他輕輕吸啜,這是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。

  他們水乳交融地纏扭著,明仔完全不捨得離開半分,他緊緊地擁著表嫂的嬌軀,他不曉得再進一步,表嫂成了他的啟蒙老師,玉手輕輕解開他的褲子,直至一絲不掛,明仔有點面熱,手心出汗,嘴巴在表嫂粉臉揩擦,耳朵、頸項,他都吻遍了。

  癢癢的感受,令表嫂哼出了呢喃:“呵……哼……”表嫂將明仔的頭輕輕按下,吻向自己的乳房。

  明仔的單人床成為了他們的陽台,也變成明仔開天闢地的戰場。血氣方剛的他根本沒甚麼前奏就進入了,表嫂的指甲狠狠的抓著明仔的背肌,呻吟,喘氣,夾雜著歇斯底里的低叫,她希望強壯的明仔完全充實她,好填補這多個月來的空虛、苦悶……明仔已徹底擁有她,他完全侵佔了表嫂的肉體。

  一輪抽插,一陣淋漓盡致的舒暢,明仔感到前所未有的滿足,表嫂也等如一塊乾旱的土地得以天降甘霖,如沐春風。

  她摟擁著他……吻著明仔的面頰,是回報式的吻……明仔俯伏著她柔軟的身軀。

  良久,們也沒有分開,擁著,纏著在一起,滿意地睡著了。

  曾幾何時,明仔是羡慕表哥,娶得如花似玉,溫婉嫻熟的表嫂,怎料到如今擁在自己懷中的竟然就是這個美人兒。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早上,鼻子癢癢的,明仔給人弄醒了。

  “喂,貪睡的小鬼,差不多十二點了。”

  “哦……”

  “起來啦,我煮了早餐,煎雙旦,合不合胃口?”

  “唔……”

  表嫂在床邊微微彎身的推著他,明仔睡眼矇矓,看到她呶著嘴淺笑的繑態,情不自禁地張她拉在懷中:“來……給我親親。”

  “啐……你壞了,昨晚還是羞怯怯的,現在就急色得這個模樣。”

  “都是妳不好,妳引誘我!”

  “討厭,打死你,冤枉人……”

  表嫂詐嬌地在明仔懷中微微掙扎,這一來明仔就抱得更緊,順勢翻身壓住了表嫂。

  “呵……你想怎樣?”

  “我好喜歡妳……來……”

  昨晚的暢快感受,明仔記憶猶新,他是意猶未盡,他想真真正正的再次品嚐一下這個接近完美的胴體,當然,表嫂也是極享受之前銷魂的一刻,半推半就之下,身上的睡衣,內褲也被明仔一件一件的脫下,兩具赤裸裸的肉體纏繞相擁,雨點般的親吻更是瘋狂。

  他們一日一夜都在床上渡過,明仔覺得這一刻,他們就像一對新婚的夫婦一般。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這種關係維持了半個月,放貴利的終於找上門來了,出言恐嚇,他們都很害怕,表哥消息全無,貴利要表嫂清還。

  兩三日後,走廊的墻上都寫滿了追數的字句,令他們感到一種威脅。他們打算報警,但又怕黑社會的勢力,思緒混亂,不知如何是好。最後,明仔提議到澳門暫避風頭,表嫂負責執拾行李,明仔到銀行提款,然後到碼頭買船票。

  小巴上,明仔有點兒緊張,也有點欣喜,他知道表哥可能永遠不會回來,他希望和表嫂去到澳門,可以重過新生活。他決意要照顧表嫂,愛護她……

  誰知,一切都準備好,匆匆的趕回來,大門虛掩,明仔內心一陣震慓,戰戰兢兢的走進去,死寂的環境,混亂的傢俬,他衝進表嫂的房間,她衣衫不整的倒床上,似乎被人蹂躪過,完全沒有呼吸。

  明仔完全呆了,是放貴利的黑社會,沒有人性的黑社會,勢單力弱他又能如何,他對表的而且確不是慾的佔有,他是愛上表嫂,他是希望與她雙宿雙棲,他感到辜負了她,他不忍她隻身而去。他要永遠的伴著表嫂,他走到窗前……

  “表嫂,妳等我……”

  他向窗外跳了出去……

  (完)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-a10650-
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6/19/2009.
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.0 feed or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.

1 comments:

  1. 喵撒野 提到...

    想挑戰性感冷豔美女迷人惹火身材.全裸香豔美胸誘惑抵擋不住
    火辣女郎空虛寂寞的下體等你來插入.混血美女慾望雙眼嫵媚動人
    ★=高雄兼職媚妹外約*挑逗你最深慾望*等你來約喔!!!
    ★=帶給你欲仙欲死ㄉ錯覺!!!有個愉快銷魂的夜晚☆

    喵撒野-高雄外約旅館LINE: ppp88168
    高雄外送茶專線: 0979-259-304☆
    高雄喝茶經驗: http://meow520.com

    ✿喵撒野高雄外送茶莊✿LINE: ppp88168
    高雄外送到家,高雄到府,高雄外出按摩,金典酒店叫小姐,君鴻酒店叫小姐,
    85大樓叫小姐,高雄找妹,高雄約茶,高雄外送,高雄宅配,鳳山區外送
    漢來飯店叫小姐,新興區外送,苓雅區外送,三民區外送,左營區外送
    鼓山區外送,高雄喝茶, 高雄找茶高雄按摩,高雄兼職茶外賣,
    五甲區外送,小港區外送,林園區外送,前鎮區外送,鹽埕區外送,楠梓區外送
    前金區外送,康橋外送,御宿外送,花鄉外送,岡山區外送,鳥松區外送,仁武區外送
    大寮區外送,高雄一夜情,高雄全套外約,高雄茶莊,高雄叫小姐,高雄外送茶莊
    高雄魚訊,高雄茶訊,高雄援交妹,高雄全套店,高雄學生兼差,高雄傳播全套
    高雄飯店叫小姐,高雄鐘點情人,高雄汽車旅館叫小姐,高雄攝護腺排毒
    高雄淋巴排毒,高雄外叫,高雄援交,高雄外約,高雄小吃,高雄傳播,高雄伴遊
    高雄茶莊,高雄約妹,高雄找女人,高雄喝茶,高雄茶訊,高雄魚訊,高雄按摩外約
    高雄護膚,高雄美容,高雄桑拿,高雄三溫暖,高雄酒店妹,高雄外送服務
    高雄小吃部,高雄舒壓,高雄指油壓,高雄一夜情外約,高雄摩鐵外送
    高雄外送茶,高雄外約按摩,高雄上門按摩,高雄外出到府,
    高雄外出到府按摩,高雄按摩,高雄舒壓按摩,高雄精油舒壓,高雄精油按摩
    ✿喵撒野高雄外送茶坊✿LINE: ppp88168

張貼留言

SS情趣網
站長加入了一个情趣玩具的聯盟, 想要買大人的玩具的可以去買. 就當做請我喝杯咖啡吧 ^_^

台灣的網友這里進 (貨到付款, 不怕給了錢收不到貨)

中国的网友....我还没找到合适的去加盟.